-

虎嘯關外約七八裡處,榮泰雲終於見到了西魏大軍。

大軍正在回撤,走在最前麵的耶律古奇臉黑成了木炭,蓬頭垢麵,彷彿一夜之間老了十歲。

他看到迎麵拍馬而來的榮泰雲,眼神竟有些閃爍,充滿了無顏相見的愧疚感。

這一戰,他又敗得一塌糊塗!

他一路追擊,結果在兩處丘陵所夾小平原遇到伏擊。

仗著人數優勢,他力排眾議強令進攻,結果神火炮肆意轟擊之下,傷亡兩萬餘人,卻寸步難行,被敵人居高臨下,打得抬不起頭來。

撤退的時候,又接二連三誤闖地雷陣,再遭重擊,好不容易趟出來,大家都驚魂未定,連軍士的屍體都留在了原地,倉皇而逃。

慘敗啊!

“王爺,借一步說話,我有個好訊息告訴你!”榮泰雲何其聰明,明知大軍肯定受挫,但卻絕口不提。

“好訊息?”耶律古奇心如死灰,他頭重萬鈞,抬不起來的樣子,一臉沮喪。

他感覺長生天已經拋棄了西魏!

還能有什麼好訊息?

不過出於對榮泰雲的信任和愧疚,他還是打馬走到一旁。

“大梁太子派人前來……”

榮泰雲娓娓道來,他的話如同一針強心劑,瞬間讓耶律古奇一雙虎目亮了起來。

“先生所言當真?”耶律古奇問道。

“當真!”榮泰雲微微頷首:“我為免其中有詐,與大梁太子約定今夜子時會麵,到時請王爺親臨一辯真偽!”

“好好好!先生又救了我一命啊!”耶律古奇激動萬分,翻身下馬,拱手彎腰,抱拳的雙手不停顫抖。

西魏大軍五十萬出征,在清水關死了萬餘人,在鄂州傷亡數千人,強攻虎嘯關又損了六萬,昨日一戰損了三萬多。

所剩隻有不足四十萬了!

打仗有人傷亡,他倒不在乎,可眼前這仗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打下去。

麵對神火炮的威能,麵對雲州軍的強悍,他縱使兵強馬壯,卻已經冇有了絲毫信心。

他不指望能像最初設定的那般,擒拿梁帝,從而震懾天下,達成西魏入主中原的大目標。

現在,他隻想帶著儘可能多的兄弟回到西魏!

“王爺多禮了!”榮泰雲趕緊將耶律古奇扶了起來。

耶律古奇心情緩和了不少,他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們能不能趁著雲州軍被毒殺的機會,趁機奪了虎嘯關?”

“王爺千萬不要打這種主意!”榮泰雲搖頭說道:“咱們奪了虎嘯關,隻是幫西梁和北夏做嫁衣,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反之,我們配合大梁太子,說不定可以將拓跋元浩手下的幾十萬人全部殲滅,我們雖然在大梁屢戰不利,但卻剿滅宿敵,回西魏也能向朝廷交代,也算大功一件。”

耶律古奇聽完之後,沉吟片刻之後,便也分析出了其中的道理。

奪下虎嘯關,西梁和北夏怎麼可能讓他獨占?

到時候還不是被人牽著鼻子走,什麼好處也撈到,灰溜溜地回南郡城。

而且還要麵對穿過雲州時,大梁軍隊的阻攔,又不知要死多少軍卒。

“是,先生分析的有道理!一切便都聽先生安排!”

耶律古奇再次抱拳拱手。

“王爺,眼下便是咱們向聯軍提出修整的最好時機。”榮泰雲扭頭看了一眼人困馬乏,鬥誌全無的這隻騎兵。

“你回營之後,立刻去一趟聯軍中軍大帳,通報此戰失利的情況,並要求這隻人馬暫緩修整,其他的事情我會幫你搞定。”

“好!”

一切敲定之後,大軍繼續迴轉。

耶律古奇與榮泰雲兩人同去中軍大帳,一路上他們又統一了口徑。

“仁軒太子,這個沈安簡直就是個妖孽,他到底從哪裡弄來的這些神火炮,哎!這仗冇法打下去了!”耶律古奇開口就是一通抱怨。

他連滿頭汙穢都冇有收拾,直接就來了,為的便是訴苦。

“王爺息怒,等我們重整旗鼓,來日再讓泰雲先生施展遮天蔽日之法,便可讓神火炮的優勢蕩然無存,等我們拿下虎嘯關,一定將沈安交給王爺親自處置!”

皇甫仁軒心中冷笑不已,他昨日便聽聞西魏大軍脫離中軍,獨自出戰的事情了。

當時他便篤定耶律古奇一定會铩羽而歸,隻是冇想到會這麼慘,竟然傷亡了叁萬多人。

這讓他對沈安雲州軍的戰鬥力有了新的認識!

若是冇有針對神火炮的方法,原來會這麼慘烈!

沈安啊!沈安!

真的如同耶律古奇所言,就是妖孽啊!

單憑神火槍還不足以改變這個時代的戰爭,可有了神火炮就完全稱得上是顛覆了!

最關鍵的是,沈安似乎早已經摸透了使用神火槍和神火炮的打法,竟早早便開始訓練手下軍士采取居高臨下,並挖掘壕溝的戰法。

說沈安是神一般的存在,一點也不為過啊!

耶律古奇又詳細說了和秦二郎等人對戰的情形,弄得滿堂皆驚,誰也冇想到人數懸殊的情況下,西魏大軍竟會打得如此慘烈。

更關鍵的是,按耶律古奇所說,他們連秦二郎的陣地都冇有衝上去,便死了那麼多人。

繞了一圈後,將話扯回了正題。

“太子殿下,本王的大軍,經此一戰後,軍心已經徹底渙散,需要時間修整才行,接下來的戰鬥,這批人馬我要暫留後方,但我依然會保證前方進攻主力和你們兩方人數一樣。”

聞言,皇甫仁軒和拓跋元浩都臉色微變。

“可是……”皇甫仁軒按住想要直接反駁的拓跋元浩,十分為難地說道:“本宮經過前次攻城後發現,其實隻要能讓神火炮失去威能,不要吝惜軍士,就算短時間打不下來,也能耗死沈安!”

“殿下,你隻說對了一部分!”榮泰雲站了出來,他毫不客氣地說道:“石灰彈隻能用一次,再用的話,沈安絕不會上當,他一定會集中所有火力在正麵。”

“不過諸位可以放心,我對神火炮已經有了新的辦法!我夜觀天象,明日之後便會連續有雨,神火炮所用彈藥與驚天雷差不多,隻要下雨驚天雷便會失去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