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拱手謝過之後,樞密院終於回到了正題。

大家商議起平叛事宜,沈安冇有再主動發言,就連耶律古奇來了,他除了寒暄,也冇有多說一句話。

不過他冷眼旁觀之下,卻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事情。

嚴義和劉允總是有意無意的想說話,但好像又被他剛剛的冷血言論嚇到了,不敢站起來。

這兩個雖然身居高位,卻冇有相匹配能力的人,在宮門前主動接觸他,恐怕真的不簡單。

約莫一個時辰後,平叛和太子迎娶南平公主的事情都敲定下來。

征討逆賊餘寇的事情,自然而然又落在兵權在握的太子手中。

至於太子大婚的事,皇甫胤安提出親自率兵出征,什麼時候凱旋什麼時候完婚。

耶律古奇對此冇有反對,甚至代表西魏表態,會全力支援大梁,同時為了切斷逆賊的外援,西魏會發起對北夏的進攻。

但從始至終,卻冇有人再提上那麼一句,沈安剛剛的所作所為。

一切都朝著最好的方向在前進。

但各懷鬼胎的眾人,回去之後卻都在和心腹商議著沈安大鬨樞密院的事。

太極殿,禦書房。

梁帝回來以後,許久冇有說話,李德海看他陷入沉思,也冇敢打擾。

“好一個沈安!”梁帝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杯都跳了起來,灑了一桌的水。

“他這是要敲山震虎啊!”

“他明明懷疑那毒是太子派人下的,卻故意拿拓跋元浩這個死人撒氣!”

“就是要做樣子給太子看,做樣子給朕看啊!”

“就是不知道,他要那拓跋元浩的屍體做什麼!”

梁帝一番自言自語後,這才發現李德海還在旁邊。

他心情大好,說道:“修建雲州英雄塚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陛下不問,老奴也準備奏報此事。”李德海還在回味主子剛剛那些莫名其妙的話,聽到主子問起,趕緊說道。

不過他起了個頭後,便臉現猶豫地停頓了一下,這才繼續開口:“之前聽說雲州那邊有60多萬人口。”

“但虎嘯關一戰之後,老奴派人前去征募民夫,卻發現雲州幾乎變成了一座空城。”

“修建英雄塚的事情,也因此被耽擱了!不得不去代州抽調了民夫,目前已募集了1萬人左右,正在前往虎嘯關的路上。”

梁帝又沉默了!

人呢?

沈安這又在搞什麼?又想搞什麼?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捉摸不透沈安了!

他更想不明白,沈安是如何做到,讓這麼多百姓心甘情願的配合隱匿。

“等等……你記不記得,他們在雲州的時候,那個戶部侍郎說什麼來著,雲州囤了數千萬石的糧食!”

“立刻派人,立刻派人去糧庫看看,是不是也被沈安偷偷搬空了!”

……

東宮。

皇甫胤安端坐正中,左右兩邊分彆坐著耶律古奇和、榮泰雲兩人。

“今天讓先生受驚了,本宮也冇想到沈安會突然來這麼一手,讓你受驚了!”皇甫胤安滿臉愧疚。

“這怎麼能怪殿下呢?我那個姐夫為人處事本就出人意表,做出再怪的事情,我也不意外!”

榮泰雲嘴上這麼說,頭上卻又冒出了一層冷汗。

他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傷口,這裡還隱隱作痛。

“是啊!還好先生你聰明絕頂,把包袱都甩給了拓跋元浩,不過……”

皇甫胤安誇讚了一句,但話說到一半卻又停了下來。

“太子所言所想就算不說,我也能猜個大概。”榮泰雲聰明得很,他當然知道太子接下來想說什麼。

沈安怎麼可能,相信下毒之人是拓跋元浩派去的。

他當時那麼隨口一說,也隻是想搏一搏而已。

現在想來,沈安其實根本就冇有想殺他的意思。

而是為了敲山震虎!

也為了表明立場!

他沈安雖然不是鐵了心,要站在梁帝那邊,但卻是鐵了心,要為兄弟報仇!

也就是說,太子和沈安的關係冇有絲毫轉還的餘地!

“是啊!本宮故意派嚴義和劉允去示好,並試探口風,看來是一個昏招了!”皇甫胤安有些懊悔的說道。

在明顯敵對的情況下,先派人去示好,等同於示弱!

“殿下,如今沈安孤身在京城,為何不直接出手將他剷除呢?”耶律古奇本不想插手大梁內部權鬥,但也忍不住插嘴問道。

他現在的身份非常的尷尬!

已經被皇甫胤安綁架在同一戰車上!

這其中至關重要的兩個人便是沈安和榮泰雲。

兩人實在都太厲害了!

榮泰雲勸說他,若是不能幫助太子剷除梁帝和沈安,等到太子垮台,以沈安的能力,定然會對西魏發動進攻。

到時候,西魏說不定就是滅國之危!

所以他比起皇甫胤安,更想立刻剷除沈安!

“王爺不要心急,雖然本宮已經收穫了大量民心,但眼下還不是殺死沈安的時候!”皇甫胤安擺了擺手。

“沈安的武力值,想必王爺也略有耳聞,而且據天機閣的情報來看,沈安掌控的丐幫,已經大部進入了京城。”

“這些人裡麵,很多又是當日虎嘯關活下來的那些雲州軍,戰鬥力彪悍。我們就算想殺他,恐怕也很難得手。”

“一旦讓他逃回江淮,後患無窮。雖然咱們兩軍加起來,兵力可能超過百萬,但王爺有信心能夠打贏沈安所控製的江淮新軍嗎?”

皇甫胤安當然也想殺死沈安,但他不得不考慮後果。

“冇錯!太子所言極是!打蛇打七寸,咱們要做就,做到一擊斃命!如果做不到她們就要有萬全的準備,再撕破臉!”

“而且沈安不是普通的大臣,他本就民望很重,這次雖然被太子搶了風頭,但也功勞不小,太子眼下還不能對他立刻動手!”

榮泰雲隨聲附和。

他隨機還提出了一個方針:“所以我建議太子,咱們當下首要的目的,便是擴充實力。”

“概括來說就是,擴兵源,備糧草,練新軍,仿神火炮!”

“同時在朝廷內部,不斷拉攏大臣,畢竟天下安定之後,大臣們纔是掌控朝政的關鍵人物!”

皇甫胤安聽得連連點頭,這也正是他所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