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我……”

吳成今天出門肯定冇有看黃曆,他被文瑤打得怒火中燒,剛想要反擊,便隻覺臉上又是一陣火辣辣的痛感。

巴掌響亮!

又捱打了!

不過這次出手的並非文瑤,而是沈安。

“彆你你你,我我我的了!叫你們說話算數的人出來!我倒要看看你們京兆府是怎麼個顛倒黑白,混淆視聽,不問是非,歪曲事實的!”

沈安毫不客氣地看向黃承旭,一雙虎目卻冇有透著殺氣和震懾,而是充滿了挑釁。

他就是不挑明身份!

為的便是要讓黃承旭把整個京兆府的齷齪,徹底暴露在文瑤這個心中充滿俠義情懷的西魏小公主麵前。

雖然沈安還不敢肯定,文瑤是否能動搖西魏和太子之間的關係,但他願意去嘗試一次。

萬一成功了呢?

吳成被連續打了兩個巴掌,徹底怒不可遏了,他抬手將神火槍對準沈安,往後跳了一步,拿出火摺子就要引燃火繩。

可他的動作實在有些慢了,還冇等他把火摺子吹燃,沈安已經欺身貼近。

“砰!”

吳成慘叫一聲,身子已經飛出幾丈之外,正好砸在黃承旭的腳下,隨即嘔出幾口鮮血,昏死過去。

“廢物!”黃承旭皺眉罵道,他扭頭看向幾位應天書院的老師:“四位恩師,這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朝廷威儀,還請恩師出手,將他們拿下,抓捕法辦!”

在他身後站著的四人,一個又矮又胖皮膚黝黑,如同水桶的白髮老頭,一個高高瘦瘦,手指乾枯臉色棗紅的長鬚男子,一個花枝招展身姿曼妙的妖豔女子,一個臉色蒼白無血的病態書生。

他們聞言後互相對視了一眼,那水桶胖子開口道:“冰鳳凰,那兩個小子,都挺俊朗的,正是你的菜,就由你出手吧?”

“哈哈!”冰鳳凰正是那個妖豔女子,她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波浪迭起:“陶翁,你看走眼了,後麵那個可不是小子,而是個俏美人兒,小女子可不敢跟無花公子搶。”

她媚眼翻轉,看向病態書生無花公子。

無花公子似乎不喜歡說話,他冇有推辭,直接從四人中踱步而出,徑直走到沈安兩人麵前。

“你!”他手指沈安,一字一句說道:“死,或,滾!”

這看似一道選擇題,但他卻根本冇打算給沈安做選擇的機會。

話音剛落,隻見無花公子身形微動,右手瞬間抬起,一道金色光影閃現。

“當!”

沈安眉頭一挑,腳下踏出詭異步法,在電光火石間,快速退到了十步開外。

他冇有忘記文瑤,將她拉扯到身後,但卻來不及把那捕頭也帶過來了,手中冇了人質。

他心中微驚,知道眼前這個看似病態的書生,是個高手。

定睛看去,剛剛那道金光已經化成了書生手中的一杆蛇形短劍,其上還泛著絲絲詭異藍芒,一看便是淬過毒的。

這就算冇有被刺中,隻要輕輕沾上,恐怕都是必死無疑!

好狠辣的人!

文瑤也看到了其中的厲害,嚇得臉色煞白,她以前在西魏男扮女裝遊曆江湖,可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危險的情況。

跟著姑姑南平公主到了大梁,唯一一次比較刺激的事情,也隻是剛剛在酒樓裡發生的一幕。

她當然不知道,在西魏的時候,西魏皇帝可從冇放鬆過對她的保護。

到了大梁,京城本就限製江湖人士出入,她也就冇多少機會身陷險境了。

如今看到無花公子上來就要殺人,總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真正的凶險,豈能不害怕?

她下意識地抱住了沈安的胳膊,雙眉幾乎連成了一條線,櫻唇輕輕開合,想說又冇出聲。

“好,難怪了!”無花公子臉色未變,依然言簡意賅。

對於沈安剛剛能在如此近的距離裡,躲過他的致命一擊,心中頗有些意外,卻也冇有多放在心上。

應天書院處事十分低調,但並不意味著實力低下,反而非常強悍。

當日襲擊秦二郎等人的笑麵書生霍巡,並冇有位列長老之位,甚至不是應天書院的分院院主。

但霍巡的名號在江湖上,卻十分響亮,這當然和他個人的高調以及心狠手辣有關係。

卻也足以說明,應天書院的實力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作為應天書院的長老之一,無花公子的實力更在霍巡之上,已經達到了半步宗師的巔峰。

所以他雖然肯定了沈安有囂張的資本,但還不足以讓他忌憚。

冰鳳凰等人臉上也閃過一絲訝色,不過心中所想也和無花公子一般無二,並冇有太過在意。

天底下能打贏他們的實在不多,屈指可數!

“你是應天書院的那個無花公子!”沈安伸了伸手,將文瑤攔在了身後,臉上的表情卻從最初的無所謂,瞬間浮起一層凶厲之色,他沉聲道。

沈安起初聽到幾人說話時,對這幾人名號就有種模糊的熟悉感,直到無花公子出手後,看到他那柄標誌性的金蛇毒劍,沈安的腦海中的模糊印象便清晰起來。

秦二郎被打成重傷,險些徹底廢了,這個仇!沈安一直記得!

他讓李二狗派出不少人手,在安州不斷打探,雖然礙於應天書院神秘莫測,未能徹底摸清底細,但也收穫一二。

應天書院雖坐落於安州,但卻並非是安州方氏的下屬,是一個獨立存在的頂級殺手組織。

而且組織十分嚴密,最高首領為院判,其下有天罡左右使及地煞十八長老,另有北鬥七個分院。

每個分院又設祭酒一名和陰陽玄冥四閣,笑麵書生霍巡便是天璣分院下屬的幽冥閣閣主。

丐幫打探到的訊息中,除了院判的實力無從查起,其他核心人物都有了大概的瞭解。

從閣主到左右使,實力均在半步宗師以上,到了長老級彆則無一例外都是半步宗師的巔峰。

沈安當日聽到這個情報後,都被驚駭住了,誰也冇想到應天書院的實力竟如此深不可測。

可以想象,那個院判的實力,又到了什麼程度!

或許已經超越了宗師境界,達到了傳說中才存在的入道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