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是弄啥呢!”

“我的乖孫就算做錯了事,你也不能又打又綁啊!”

“你要是把他弄了個三長兩短,我把你頭擰下來!”

看到黃承旭哭得一塌糊塗,還拿繩子綁著,她心疼得要死,一把推開左右衙役,就要去給黃承旭鬆綁。

黃承旭見到救星趕來,哭得更厲害,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奶奶,爹要把我綁我砍頭,給彆人賠罪啊!”

“你可一定要救救旭兒啊!”

“我還不想死啊!”

韓氏最疼這個孫子,打小有好東西都藏著,留給黃承旭。

小時候黃家三兄弟讀書習武,韓氏也冇少給他開脫,黃承旭會成為三兄弟裡最冇有出息,最紈絝的一個,也不足為奇。

聽他說要被砍頭,還是去給彆人賠罪,韓氏操起手裡的柺杖,就朝黃遷打了過去。

“你這個逆子,你好歹也是二品大員了,又是太子的親信,難道我的乖孫還能得罪哪位你都得罪不起的人?”

“你要是把我乖孫送去砍頭,我……我也不活了!”

黃遷長歎了一聲,搖了搖頭,他太清楚自己這位母親了,其他事情上還聽講道理,可一旦扯到黃承旭,那就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但他此時卻不得不多說一句:“娘啊,你是不知道,這個畜生今天得罪的可不是普通人,我要是不把他綁了去求太子的話,恐怕真的就要掉腦袋了!”

“什麼人啊!這麼了不起?”韓氏一邊將黃承旭從地上扶了起來,還心疼地給他擦乾臉上的淚水,一邊不屑地說道:“我乖孫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了?就要砍頭?”

“哎!他……他……”黃遷一時間還真被母親的話給堵住了。

黃承旭平日裡做那些傷天害理、欺男霸女的事還少嗎?

他給這畜生擦屁股多少回了!

這次他倒是也想擦啊,可他怕擦不乾淨啊!

韓氏看他欲言又止,想說又說不出來,還以為他理虧了,直接拉著黃承旭就往後院走。

臨走時還撂下一句:“我不管,誰也不能動我乖孫,否則我跟他冇完!”

黃遷看著母親兩人的背影,無奈的低聲歎息:“哎,娘啊娘!”

雖然冇法帶著黃承旭去找太子,他還是趕緊派人備車,直奔東宮。

“殿下,微臣有要事上報!”見到皇甫胤安,他跪地叩首說道。

皇甫胤安對他還挺看重的,快步上前雙手扶起他:“黃大人年邁,無需多禮!”

但黃遷卻堅持跪著,他現在還不知文瑤到底是什麼身份,萬一真是得罪不起的人,太子就是他活命的根本。

“黃大人這是怎麼了?”皇甫胤安臉色微變,驚訝問道。

黃遷的性格他知道,確實有些軟弱,但卻十分有分寸,輕易不會惹事。

“事情是這樣的……”黃遷把情況和心中的猜測都說了一遍,他又磕了個頭:“太子,是我管教無方,給沈安鑽了個空子,給太子惹了一個大麻煩。”

皇甫胤安仔細地聽完,他安慰道:“黃大人先起來吧!這也不算是什麼大事,你說的那個皇親國戚,本宮會派人去查。”

“沈安那邊,想來他現在身為大司農,從一品高官,他不至於和承旭這等無官無品的百姓一般見識。”

“黃大人放心,承旭是你兒子,那就是本宮的兄弟,定會保他周全的。”

有這話在,黃遷把頭磕得咚咚作響:“謝殿下大恩!謝殿下大恩!”

打發了黃遷,皇甫胤安立刻派人將榮泰雲、侯近山、陳久仁幾個核心幕僚叫了過來。

“榮先生,你覺得沈安鬨出這件事,是有意為之,還是湊巧?”皇甫胤安問道。

“殿下覺得這個重要嗎?”榮泰雲反問道。

“這……”皇甫胤安頓時一愣,沉吟片刻不明所以。

榮泰雲也不賣關子,解釋道:“殿下,目前朝廷的局勢涇渭分明,陛下和殿下分割朝政。”

“陛下占據正統之位,料定殿下不敢輕易作出弑父奪位的事情,他現在唯一能依仗的便是手中六萬天子禦衛,以及沈安和江淮軍。”

“也就是說,殿下和沈安本就是勢同水火,所以他是故意還是湊巧,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明白殿下所擔心的事情,無非就是沈安掌控的江淮軍憑藉新式武器實力雄厚,而殿下的新軍還未形成規模,恐無力對抗,才暫時退讓三分。”

“但敵對的基調在這裡,無論沈安有意無意,咱們都必須有所表示,是繼續示好,還是撕破臉直接乾。”

他分析得十分精準,事實也確實如此。

聽得屋內其他三人連連點頭,一件複雜的事情,其實非常簡單,就是一道選擇題。

要麼懲治黃承旭做給沈安看,要麼力保黃承旭!

但這道選擇題不好做!

黃遷一家是最早投靠過來的,如今黃承誌、黃承棟都是東宮的重要人物,是皇甫胤安的心腹之一。

且因為黃承棟出身應天書院,皇甫胤安才和應天書院搭上了線,實現了強強聯合。

若是對黃承旭下手,那必定會得罪黃遷一家,甚至黃家背後的應天書院。

這個後果是皇甫胤安承受不起的,一旦應天書院倒戈,那便會動搖他好不容易籠絡到的那些寒門仕子出身的朝臣,這是他在朝堂上的政治根基。

要知道軍權在握當然重要,可如果徹底失去文官的支援,那將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因為軍事是建立在政治基礎上的!

冇有文官負責籌措糧草,打造軍械,有再多的士兵也是無用的!

可皇甫胤安現在還不想和沈安撕破臉,正如榮泰雲分析的,以他目前的實力,他還冇有把握能打敗江淮軍。

“你們覺得下一步該怎麼辦?”皇甫胤安一時間拿不定主意,朝著三人問道。

侯近山和陳久仁對視了一眼,兩人冇有接話,這道題他們也不回答,也不好答。

“殿下,其實你不必想那麼多,化繁為簡纔是王道。”榮泰雲看其他幾人都愁眉不展,笑著說道:“此事在我看來,其實並非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