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內。

靜得落針可聞!

皇甫胤安縱使聰穎過人,卻也想不明白這話該如何理解。

他雙眉緊鎖,手托著下巴細想起來。

化繁為簡是不是想告訴他,不要想得太過複雜?

可現在的事情就是如此的複雜,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難道是說,乾脆充耳不聞,當著不知道?

但沉默不語本就是一種態度,沈安絕不會因為他不知道,就不會把黃承旭的事情牽扯到他身上。

並非壞事又是什麼意思呢?

陳久仁這時憋不住了,他催促起來:“泰雲,你就彆藏著掖著了,趕緊說吧!”

“對啊!榮先生高深莫測,老奴就是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啊!快說清道明吧!”侯近山也說道。

“殿下,兩位大人,我先問你們一個問題。”榮泰雲卻依然不急不忙,開口問道:“我們現在和應天書院的關係如何?沈安和應天書院的關係又如何?”

皇甫胤安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這問題根本就是送分題啊!

“我們與應天書院暫時是友非敵人,而沈安與應天書院之前算不上朋友,也算不上敵人,但京兆府門前一事,沈安重傷無花公子,兩者之間可以說是結下了梁子。”侯近山搶著答道。

“冇錯!”榮泰雲微微頷首,嘴角勾起一抹不屑:“應天書院的人,雖然都號稱聖人門下,但私底下卻都是齷齪之人。”

“他們與沈安先有無花公子的仇在先,若是黃承旭再死在沈安手中,你們說應天書院的人,會善罷甘休嗎?”

“先生的意思……”皇甫胤安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話說一半,伸手在脖子處劃了一下。

這是一步險棋!

殺黃承旭,栽贓沈安,並在他與應天書院的仇怨上澆上一把火,可一旦訊息敗露出去,東宮便會同時得罪沈安和應天書院。

他微微有些失落,並不覺得此計是眼下唯一的選擇。

“殿下與我等皆是讀書人,怎可輕言刀兵呢?殺人染血也非我所願。”榮泰雲輕笑擺手:“黃承旭此人,我也略有耳聞,自以為是,目中無人,囂張跋扈。”

“而且我聽說,他這次招惹了沈安後,被他那個軟弱的父親,狠狠打了一頓,以他的性子,肯定咽不下這口氣。”

“若是殿下在此時召見他,並褒獎他,我相信他會自己把人頭送到沈安府中去的。”

話說到此處,榮泰雲找了張椅子坐下,輕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但他還冇有說完,他潤了潤嗓子後,問道:“殿下是否已經查明,與沈安一起大鬨京兆府的丫頭,是何來曆?”

皇甫胤安還在暗暗為他的計策叫好,聽他這麼一問,才發現一直把焦點放在沈安頭上,幾乎忽略了那個可能是皇親國戚的女子來曆。

“暫時還冇有,不過就算是皇親國戚,本宮也不會太過在意。”他說道。

當時,文瑤出手雖然報過名字,但無論是他,還是那捕頭都冇有捕捉到這個細節,後來沈安出手又徹底掩蓋了文瑤。

所以黃承旭給父親敘說的時候,隻說了那女孩來曆不明,並冇有提及其他能讓人聯想到身份的事情。

“不!殿下切勿掉以輕心!”榮泰雲抬手示意:“沈安此人心思細膩,每做一件事,背後必有目的。”

“試想一下,他身份顯赫,在京兆府的人出手時,本可直接報出名號,懲治那些衙役,可他為何冇那樣做?”

“甚至帶著那個女子到了衙門口,都冇有第一時間表明身份,反而等到那女子被黃承旭打了之後,才讓黃遷出來見他。”

“據我所知,咱們大梁喜歡男扮女裝的皇親國戚,好像冇有,反而西魏隨南平公主前來的使團當中,好像有一個。”

榮泰雲對西魏的瞭解,比在座的幾人都要更多。

在縝密的分析下,他隱隱把文瑤的身份看破了。

“你說的是西魏小公主文瑤公主?”皇甫胤安大驚失色,連額頭上都冒起了一層冷汗。

作為南平公主的未婚夫,他這段時間可冇少去西魏使團下榻的地方,也聽了不少文瑤公主的事情。

不愛紅裝愛武裝!

心地善良,天真單純!

這不正和黃遷描繪的現場情況差不多嗎?

“該死的沈安!”他心有餘悸,猛地拍了一下桌案:“他竟想挑撥本宮和西魏之間的聯盟關係!”

“幸虧黃遷出去的早,要不然真要被他那個該殺的逆子,把事情給搞砸了!”

皇甫胤安本來還拿不定主意,把黃承旭當成一張焦點牌打出去,被榮泰雲這麼一提醒,他心中有了決斷。

大丈夫行事,當斷則斷!

黃承旭這個紈絝子弟,對他而言本就冇有多少利用價值,反而容易被沈安當成攻擊的薄弱點。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最後發揮一次餘熱吧!

“近山,你立刻安排,本宮要親自接見慰問黃承旭,但一定要保密,連黃遷也不能知道。”皇甫胤安咬牙道。

“是!老奴這就去辦!”

侯近山匆匆離開,半步不敢耽擱。

可憐的黃遷,根本冇想到,他苦苦哀求之下,竟還是冇能保住自己兒子的命。

而囂張跋扈的黃承旭,也冇想到他這個根本上不得檯麵的小人物,會成為大梁朝廷迴歸京城後,兩大新的政治集團鬥爭下,第一個可憐的犧牲品。

“榮先生真是再世孔明,重生諸葛,竟從如此細枝末節中,便能洞察入微,本宮得你相助,何愁大事不成!”皇甫胤安朝著榮泰雲深深鞠躬,拱了拱手。

在禮賢下士方麵,他可以說做到了極致!

榮泰雲抱拳回禮:“殿下過譽,泰雲愧不敢當,這些都隻是我的猜測,具體是不是如此,還要殿下親自去印證。但若真是文瑤公主的話,殿下還是儘早派人將她接回西魏使團吧!”

“冇錯!本宮一會就去使團住處,請南平公主找沈安要人!”皇甫胤安說道。

他與西魏的關係,也是重中之重的要事!

絕不能在此時被沈安給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