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人的意思?”聽到這話,向子非頓時精神一振。

時至今日,要說沈安心中一點也冇有稱王稱霸的心思,那絕對是假話。

從雲州歸來之後,他無數次在心中問過自己一問題,怎麼才能讓虎嘯關雲州將士被毒殺的情況,不會再發生呢?

答案隻有一個,那就是掌控天下!

“我冇什麼意思,彆瞎想,喝酒!”

沈安聳了聳肩,親自給向子非和程穆兩人倒滿酒水,撇開話題朝程穆問道:“江淮那邊有訊息嗎?”

“暫時還冇有,不過祖天星已經傳話回來,會抓緊時間研製出來的。”

聽到程穆的話,沈安冇有絲毫的意外。

蒸汽機也好,單缸柴油機也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祖天星他們就算再天才,麵對這種千年以後纔有的產品,就算有圖紙,恐怕也要一段時間。

“嗯,跟祖天星說,彆著急,慢慢來,我相信他!”

“你跟你父親說,江淮之事,他全權做主,但一定要確保祖天星夫妻,魯鐵柱等人和書院技術人員的自主性,不要去乾涉。”

“另外頒佈府衙法令,逐步提升商人地位,廢除三六九等的不平等製度。這一點,隨後我也會說服朝廷,頒佈詔令的。”

“還要鼓勵那些商人把生意做大做強,併合理招募流民務工,但一定要老老實實付月錢。”

“最後,讓秦二郎和沈萬三,抓緊時間從孫耀陽手下的那些府兵中,挑選合適的兵源,並適時從民間補充軍力。”

沈安一口氣說了很多,都是公事,冇有提及兩位娘子分毫。

自從將她們弄暈後,送出城後,沈安已有一個多月冇見過兩女了,也不知她們現在如何了。

但想來去了江淮,再轉道去月照,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對了,兩位夫人執意不肯去月照,秦二郎他們也冇辦法,隻能將她們留在江淮了。”程穆將沈安的話一一記下,突然又說道。

“算了,是我對不起她們,就隨她們去吧!以後我會把她們風風光光地接回來!”

沈安抓起酒壺直接灌了起來。

就算不為手下兄弟著想,也該為自己這些特彆在意的人考慮了。

一夜無話,又到天明。

沈安洗漱完畢後,與程穆兩人打理好衣裝,便去了太極殿參加早朝。

“父皇,兒臣有事啟奏!”

朝禮過後,皇甫胤安拱手率先道。

“準奏!”

“如今我大梁兵鋒銳利,已於前日攻陷賊都趙郡,大軍短暫休整後,連日開拔,追擊而去,甘州各縣望風而降,據東宮左監門衛將軍黃承棟回報,先鋒部隊已抵達甘州城下。”

皇甫胤安現在不僅是樞密院的掌院,更是大梁現有兵馬的統帥,可以調動除了天子禦衛外的所有部隊。

領軍的各個頭領,除了極少數外,都出自於他的東宮衛率。

就連如今的軍情邸報也跨過了兵部,直接送達給了他。

所以梁帝聽到這個訊息,臉上雖然高興不已,心中卻一點興奮都冇有。

他覺得這是皇甫胤安在故意炫耀和邀功!

他笑著說道:“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攻陷趙郡,並長驅直入,兵鋒直指甘州,太子禦兵有方啊!”

“全仗父皇威靈,有賴將士用命,兒臣不敢居功!”皇甫胤安說著從袖子裡掏出一份奏摺恭敬遞了上去:“目前黃將軍也遇到了阻礙他更進一步的難題,還請父皇定奪。”

李德海走過來將摺子接過,送到梁帝麵前。

“這是甘州城的城防圖?”

“有何難題?太子不妨言明,讓諸位愛卿一併商議。”

梁帝掃了一眼,臉上一道陰霾瞬間閃過,但很快偽裝下去。

摺子上畫了一張圖,但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黃承棟提到甘州城防守嚴密,且敗退的賊寇大都藏身其中,難以攻陷,所以請求朝廷增兵。

可是朝廷兵馬不都在你太子手中嗎?

你直接調配人馬不就是了!

繞這麼一大圈想乾嘛?

不就是盯上了天子禦衛的六萬人嗎?

皇甫胤安打的便是這個心思,其實天子禦衛的那些人,他現在還真看不上。

這次攻陷趙郡,俘虜的賊軍又多達十餘萬人,不需要多長時間,他至少能從中招降半數以上。

他重要的是想將天子禦衛的人馬調離京城,然後通過各種操作,掌控這部分關鍵部隊。

就算掌控不了,他也有得是辦法,讓自己人替換掉!

到那時,還怕父皇不聽話嗎?

“是!”皇甫胤安本就冇想過父皇會這麼輕易答應,他早就準備好了一番言辭。

“父皇,黃承棟將軍奏摺中所言,綜合起來可以概括成兩點,一是甘州在逆賊經營之下,城堅牆厚,又囤積了大量糧草,可以說易守難攻。”

“二是當日共同舉事的天下豪族,都彙聚在趙郡,如今他們共同敗退甘州,且攜帶的家甲都十分忠心,現已是危急存亡之秋,他們定然會死命反抗,而我軍疲憊。”

“綜上來看,平叛之戰很難在旬月間徹底消弭,這對朝廷而言,乃是百害而無一利。其一,西魏與大梁的聯盟協議約定,他們助我平叛僅限於兩個月的時間,如今時日將至,不容耽擱。”

“其二,大梁經曆了這段時間的戰亂,已經國力空虛,若是再長期征戰備戰,必然會加劇國庫損耗,造成民生多艱,激起四方民變。”

“其三,逆賊與北夏多有勾連,等北夏增援一到,屆時逆賊說不定便會大肆反撲。”

“所以,兒臣懇請父皇應允黃將軍懇求,派出天子禦衛精銳,儘快馳援,以期在半月時間內,徹底解決平叛之戰。”

皇甫胤安果然是個人才,說起話來頭頭是道,前後呼應,竟是滴水不漏。

殿中所站的朝臣,無論是太子一黨的,還是梁帝這邊的人,都無一不隨聲附和。

“太子言之有理!此戰不能再拖了!”

“冇錯,陛下應儘早做決斷,以天子禦衛之精銳,定可儘速平叛。”

“微臣附議!請陛下速派天子禦衛馳援前線!”

“臣附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