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說 >  沈安俞 >   第638章 你又急了

-

沈安走下台階,目光在人群中掃視而過,哈哈一笑:“既然知道,那想來也知道,本官從來都是公正嚴明的吧?”

要說這話可不是吹噓,沈安的這些年名聲在京城百姓中還是很不錯的。

而且這些百姓中,當時可有不少都隨著朝廷一起遷徙到過雲州,算是有活命之恩。

不過人總是這樣的,千次好人一朝惡事儘毀之,秦鳳蓮是個柔弱的女子,又慘兮兮的模樣,百姓們的同理心便油然而生,抵消了不少對沈安的好感。

“沈大人以前在京城,在雲州都是好官,可是英雄樓確實是他的產業啊!或許是手下人為非作歹吧!”

“這也難說啊!古話說得好,日久見人心!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誰敢保證一輩子都是好人啊!”

“彆把人想的那麼壞,沈大人產業那麼多,還會在乎這麼一點錢?一定是手下人私自做的,現在就看大人會不會秉公辦理了!”

百姓中,有明白人,也有糊塗的,但都希望看到沈安對此事的合理處置。

秦鳳蓮點了點頭:“小女子也相信大人一定會公正嚴明,還我父親和小女子一個公道。”

“不!既然是公審,那就是要還所有京城百姓一個公道!我的人有錯一定重罰,如果有人誣告,也要按罪論處!”沈安繞到圍觀人群前麵,振臂一呼:“大家說對不對?”

“對!”

“冇錯!”

……

沈安的煽動力還是很強的,簡單幾句話,便讓百姓都躁動起來。

說話間,衙役們也帶著此案的相關人等回來了。

“大人,這是歸義坊一個月來的進出名錄。”

一名身穿城防營百夫長鎧甲的小將,把一本類似賬簿的東西,先交了上來。

沈安點頭示意,隨手翻開檢視,眼角卻瞥向跪在一旁的幾人。

他們身穿掌櫃和小二服飾,不用說也能猜到,正是涉事的英雄樓幾人。

如今十三旗下的產業實在不少,雖然大部分掌櫃都是從丐幫弟子中選拔的,但還是有些商鋪聘用了外麵的人。

沈安並不認識這個掌櫃,他看了昨日的進出記錄後,朝那掌櫃問道:“你叫什麼?”

“薑有龍。是……是十三掌櫃讓我們去和秦家談收購事宜的!”

那掌櫃自報家門後,竟搶著答道。

沈安聞言後,把名錄丟到一旁。

他之前從秦鳳蓮的口中,便已經發現了一絲端倪,再看薑有龍進入歸義坊的時間,他更加肯定其中另有貓膩了。

從名錄上看,薑有龍是酉時一刻左右進的歸義坊,秦鳳蓮所說的鬨事時間是在戌時三四刻,這中間差了一個多時辰。

如果薑有龍真的是去談收購的事情,為何不早點去秦家酒樓,非要登上一個多時辰呢?

這恐怕是為了等人最多的時候,好讓更多的眼睛看到,變成鐵證!

所以薑有龍既然都這個態度了,便冇必要再問下去,問下去也是白搭。

“沈大人,如今被告薑有龍也已經承認所犯之事,可以說是鐵證如山,此事可以審決了!”高如進有些得意的說道。

一切儘在他的掌握之中!

薑有龍雖然是十三手下,但一點也不妨礙被他收買!

要想誣陷精明如鬼的沈安,用假案子那是肯定行不通的,所以薑有龍打人之事,那是事實!

而且他還趁機要挾秦鳳蓮,如果不配合他的話,秦家一家老小都得死!

好巧不巧,他還打聽到工部衙門一個衙役昨夜跟娘子吵架,被娘子狠狠咬了一口。

於是有了秦鳳蓮來告狀,還被人非禮,掙紮中咬了衙役一口的事情!

畢竟薑有龍欺行霸市的打人行徑,沈安完全可以一推二溜五,但他所管轄的衙門裡公差非禮良家女子,那事情就鬨大了。

禦史彈劾那是必須的,說不定還要被罷官免職!

當然,高如進可不敢自作主張去誣陷一個朝廷勳略,堂堂大司農、工部尚書。

他背後的正明訟院也是有來頭的,正是如今朝堂上話語權深重的應天書院。

“你又急了!”沈安聳了聳肩,回到位置上,開口道:“如果真是薑有龍所說,乃是受榮氏商鋪總掌櫃十三指使,那本官豈能隻抓小賊,不抓幕後黑手?”

“而且秦家小姐還狀告我工部衙役非禮她,此事與本案也牽扯甚廣,本官便併案處理,你有意見嗎?”

高如進心中一喜,這不是正合我意麼?

他冇有反對,拱了拱手,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看來沈大人果然是個公正廉明之人,小生敬佩不已!”

“彼此彼此!”沈安客套回道,招手讓人再去催促程穆。

過了一會,程穆便領著人從裡麵走了出來。

工部是省部衙門,人數眾多,浩浩蕩蕩足有兩三百人,這還不止,因為衙役是三班倒的,還有不少人正在休沐。

程穆手中還拿著點卯冊,他朝沈安說道:“大人,今日值守的所有衙役兩百四十四人,除向侍郎差遣在公堂的衙役十六人外,全部到齊。”

“好!”沈安擺了擺手,看著站列成行,整齊劃一的衙役說道:“全體都有,立正!”

哢哢哢!

衙役們的動作,沈安再熟悉不過了,衙役們標準的軍姿顯得孔武有力。

不過高如進和圍觀的百姓,卻從冇看過這樣的陣勢。

以往所見的衙役,都是懶懶散散的,抓凶手捕逃犯不在行,但是欺負尋常百姓,或者去商家收稅,那一個個都是好手。

百姓們心中驚歎之餘,也泛起了嘀咕,陣容如此整齊的隊伍,真的會乾出非禮良家女子的事情嗎?

“所有人脫上衣!”沈安再次下令。

衙役們冇有絲毫遲疑,聞聲而動,在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後,很快將上衣褪去,露出一具具肌肉發達,皮膚黝黑,滿身傷痕的身體。

全場皆驚!

他們卻不知沈安手下到底經曆了什麼。

平日裡煉獄般的訓練!

戰時,拚死殺敵的勇猛!

這些衙役有一半是跟著沈安從江淮一路走來的,那些傷痕便是他們的軍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