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不其然,禦史中丞李肅發話之後,禦史台的幾位禦史大夫紛紛上諫。

“微臣懇請陛下,降罪沈司農!”

“律法乃是國之根本,豈能說改就改?沈司農此乃大不敬!”

“沈司農目無法紀,理應治罪!”

梁帝陷入兩難之中,沈安之前撂下狠話就算了,還可以說是情有可原。

但公然抨擊律法,就有些衝動了!

“哈哈!”沈安冇等梁帝開口,突然大笑起來。

“李大人,你身為禦史中丞,負責監察百官德行,但卻是屍位素餐,根本不知所謂!”他破口罵道。

李肅氣得臉色發白,剛要反駁,沈安已經欺身問道:“你說《大梁律》乃是繼承了曆朝曆代,上千年的先人智慧,那本官問你,既然是先人智慧,為何曆朝曆代卻都會覆滅?”

“那……那是因為曆朝皇帝昏庸,官員貪腐,百姓愚昧!”李肅畢竟是個文人,眼見沈安目光如炬,殺氣騰騰,心中不免有些怯弱,支吾回道。

沈安又連笑兩聲:“李大人所言豈不是自相矛盾?難道這些所謂的先人智慧,不能教化萬民?不能整治朝綱?不能整飭官場?”

“這……”李肅啞口無言。

他早就聽聞沈安口齒伶俐,今天總算是直麵相對了。

人家往日早朝不說話,那是不想說,真要說起來,可就一發不可收拾!

這氣勢,驚人!

這理據,充分!

沈安又問道:“剛剛李大人還說,《大梁律》還是我朝曆代先帝的旨意,難道先帝就不會犯錯嗎?”

“大膽!你竟敢質疑先帝的英明!”李肅總算找到了一個反擊的機會。

其他朝臣也紛紛符合,這話可比說《大梁律》有失公允更嚴重了。

先帝可不是隨便能評論的!

“沈司農,注意你的言辭!”

“沈安,你這是在侮辱曆代先帝!”

“沈大人簡直膽大包天,目無王法,不諳禮教!”

……

“放你們的狗屁!”沈安可不慣著他們,也不在乎現在是什麼場合,暴怒一聲吼道。

他可不是眼前這些文人,乃是身負絕世武功的高手。

一聲震怒,連太極殿屋頂都抖落不少灰塵,瞬間鎮住全場。

“我朝開國太祖曾十分仰慕唐太宗,在禦書房懸掛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的字畫,太祖皇帝深知天子也是人,也吃五穀雜糧,不可能不犯錯!”

“開創一代盛世的文皇帝,也深知廣開言路,納諫之重要,在前朝禦史台的基礎上,增設言官,便是為了讓百官指責聖意。隨後曆代先帝也效仿之。”

“恭帝一朝,更是出了一個千古流芳的諫臣魏森,史官所載魏大人擔任禦史中丞十三年,在太極殿上公然指責恭帝錯誤四百三十七次。卻被恭帝尊為帝師,仙遊之後追封淩國公。”

“難道太祖皇帝錯了?難道文皇帝錯了?難道恭帝錯了?”

沈安的聲音振聾發聵,在太極殿上久久迴盪。

李肅被他說得懵逼不已!

其他朝臣也紛紛閉上了嘴!

梁帝的表情就有些複雜了,他始終不明白沈安今日所為,到底有什麼用意?

難道隻是為了激怒李肅和眾多太子一黨?

可激怒之後,又是為了什麼?

但看著李肅等人被沈安懟得閉口不言,梁帝心中還是挺爽的。

“行了!重新製定律法的事情,乃是朝之大事,容後再議吧!”梁帝揮了揮手,早朝鬨成這樣,傳出去終究不好聽。

適可而止!

李肅憤憤然站回去,他不得不承認,光是鬥嘴的話,沈安簡直是無敵。

惹不起,先躲著吧!

咱們走著瞧!

越囂張的死得越快!

“微臣剛剛失禮了,還望陛下原宥,但微臣以為《大梁律》重修已經勢在必行!而且高如進一案,實在有失公允,微臣絕不會善罷甘休的!”沈安重提誣告之事。

“沈司農,不要太過分了!”皇甫胤安扯了扯嘴角,霍的一下站起身來:“《大梁律》還未重修,黃大人所判冇有任何錯誤,沈司農你現在就是胡攪蠻纏!”

“太子殿下!”沈安毫不退讓的回擊:“若是你覺得微臣是胡攪蠻纏,那就請殿下降罪!但就算如此,微臣也絕對會找高如進要一個正當、合理的說法!”

他說完之後,竟憤怒的甩袖離開大殿。

程穆立刻尾隨而去,把朝堂上眾人都看傻了眼。

看來沈安是動了真怒!

高如進怕是危險了!

“豈有此理!沈安簡直是居功自傲,目無君主!”李肅看他走遠,才乾說道。

“他剛剛口口聲聲《大梁律》要重修,自己卻連現有的律法都不遵守,應該重處!”

“臣附議!”

沈安剛剛發威,其他大臣也不敢硬剛了,但現在人走了,大家都紛紛攻擊起來。

而離開了大殿的沈安兩人,卻相視一笑。

程穆朝著沈安豎起大拇指:“大人剛剛的演技可是一流啊!現在隻等十三那邊抓個人贓俱獲,到時候便能反戈一擊了!”

“也不一定!剛剛太子和榮泰雲都冇怎麼開口說話,我估計他們說不定會看穿我的計謀。”

沈安笑歸笑,但考慮問題周全得多:“回去之後,你派出百十號衙役,大張旗鼓的搜尋高如進。”

“我也會讓十三的人露出一些破綻,做戲就要做得逼真一些,要讓他們真的以為,我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程穆說道:“好!我回去立馬安排!”

他們乘車回府,可兩人剛一坐下,便見十三跑了進來。

“你來得正好,我剛想讓人去叫你,你……”沈安笑著說道。

可十三這個乖巧的手下,這次卻冇等他說完,搶著道:“老大,不好了,德隆銀號那邊出了大事,今天一早便來了上百號人,都說要我們立刻兌付銀兩。”

擠兌?

沈安腦海中閃過一個詞。

銀號相當於後世的銀行,這個行業最怕的兩件事便是擠兌和爛賬。

擠兌在某些程度上,甚至比爛賬還更嚴重。

因為銀號收到錢,還會放錢出去,很有可能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去付給存錢的人。

那就是信譽的問題!

以後誰還會到你這存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