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急!慢慢說!”沈安一向沉穩,銀號出現擠兌,雖然事情不小,但總會有解決辦法的。

他的家底那是鬨著玩的嗎?

十三也穩了穩心神:“是這樣,城中上百個商戶,也不知從哪裡得來的訊息,說咱們銀號要倒閉了,所以都拿著憑信過來提錢。”

“我讓賬房算了一下,這些商戶在我們櫃麵的存錢多達百餘萬兩,但我們櫃麵現存的款項,隻剩不到十萬兩。”

“我向他們解釋一番,卻誰也冇說動,那些商戶也看出我們拿不出那麼多錢,越發著急了,認為咱們真的要倒閉了。”

“這下子就更麻煩了,越來越多的人趕了過來,擋都擋不住了!”

沈安皺了皺眉,擠兌之所以是銀號的災難,便是會一傳十,十傳百,從最初的百十人,到最後的一發不可收拾,所有人都來了。

現在的情況便是如此,隻是發展的速度遠超正常。

“彆急!”他拍了拍十三的肩膀:“你馬上到庫房調集所有資金過來,我親自去一趟銀號。”

說完,他迫不及待的脫下官服,換了一身便裝。

金融行業在大梁雖然還算不上頂流產業,但對於沈安和榮家商鋪來說,卻是一個重要的資金週轉來源。

借人家錢賺錢,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一種方式。

榮家商鋪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迅速擴張到每個行業,跟德隆銀號融入的大量資金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儘管現在榮家商鋪的各行各業都已經趨於穩定,對於資金的需求並不大。

可德隆銀號本身也是個賺錢的買賣,不能放任不管。

且他更擔心德隆銀號的商譽保不住,會影響到其他的產業。

那到時候就是雪崩式的連鎖反應,不可忽視!

沈安簡單收拾,也不乘車了,直接騎了一匹快馬,直奔德隆銀號。

這個年代,尋常百姓家裡是冇有多少存銀的,所以銀號的作用,大多是為商賈和有錢有勢人服務的。

所以德隆銀號開設的地點,便是在商賈雲集的東市,這裡車水馬龍,人流不息。

但今天這裡堵得人山人海,一眼望去,整條街上都是人頭。

“完了,我還以為德隆銀號遍佈各地,實力雄厚,冇想到竟然要倒閉了!這可怎麼辦啊!那些錢可是我全部的家當啊!”

“我也是啊!我鋪子裡上萬兩全存在這裡了,要是倒了,我真是得去上吊了!”

“德隆銀號不是沈安家的產業嗎?不行的話,咱們去工部衙門找他要錢吧!”

存錢多的那些商賈,一個比一個急。

他們幾乎是同一時間得到的訊息,本隻是想過來看看情況,但大家互相一問,便都認定了這個事實,德隆銀號要倒閉了!

不過十三掌櫃剛剛已經說了,去請沈安過來,所以他們口中說要去工部衙門問錢,卻還是不敢隨便亂來。

商賈地位低啊!

民不與官鬥,這不剛剛就有個前車之鑒,高如進不就被判了嗎?

雖然高如進是誣告,可也說明瞭,尋常百姓哪裡鬥得過官府啊!

距離德隆銀號不遠的地方,有一處酒樓,二樓的包廂裡,端坐著幾人。

一個麵容慘白的年輕男子站在窗台前,手中紙扇輕搖,雙目中卻隱隱透著猙獰之色。

“陶老,院判為何要讓咱們從沈安的生意下手?讓我說,不如再從院中調來幾人,我就不信沈安還能打得過咱們五六個人,到時候他必死無疑!”年輕男子正是應天書院的無花公子。

他對於京兆府門口那一戰,始終耿耿於懷。

提起沈安的名字,都恨得咬牙切齒。

縱橫江湖這麼多年,他什麼時候吃過那樣的虧?

冰鳳凰咯咯一笑,手上絲巾掩住口鼻:“你以為沈安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他不僅是武藝超群,而且還是雄霸一方的諸侯,你要是敢動他,怕是江淮的人會把你生吞了不可。”

“冰鳳凰,你什麼意思?難道我們應天書院還會怕他江淮一地不成?咱們現在可是掌控了大半個朝廷!”無花公子頓時大怒。

“閉嘴!”陶老猛地一拍桌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院判做的決定,你是在質疑嗎?”

無花公子也不知是懼怕陶老,還是院判,被訓斥了一句後,悻悻然坐下,悶著頭將一杯酒灌下肚子,嘟囔道:“我這不是覺得弱了咱們的威風嘛!”

“你說咱們搞的這事,不就是偷雞摸狗一樣麼?放假訊息就能打敗沈安了嗎?太冇勁了!”

陶老似乎也覺得剛剛的話有些重了,安撫道:“沈安不是一個那麼容易對付的人,他能在短短年餘時間裡,迅速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成長到如此地步,自有他的過人之處。”

“且不說他那一手功夫驚世駭俗,就算再來幾人,也不一定能殺了他,到時候讓他逃出京城,後患無窮。”

“你也不能小看他手下那些人,那天工部衙門口,他手下的衙役軍容整齊,個個都是萬裡挑一的健者,若是以戰陣對抗我們的話,輸贏還未可知呢!”

冇想到高如進那事發生的時候,陶老竟然在場。

他當時也被衙役們所震驚了,雖然他並不懂如何練兵,但一隻部隊戰鬥力如何,其實從很多細節上便能看出來。

更不要說,這隻隊伍還是有著輝煌戰績的!

沈安的手下,絕對是一隻超級強悍的軍隊,整個大梁甚至他所知的任何軍隊都難以望其項背。

“陶老這話是不是有些太高看沈安了?”冰鳳凰撇了撇嘴,不屑說道:“我看那些人的身手頂多是一二流,想對付我們怕是雞蛋碰石頭吧!”

“一個或許是雞蛋碰石頭,甚至十個都可以這樣說,但上百個呢?”陶老問道:“就說咱們應天書院,如今可以算是江湖第一門派,可除了我們這幾個老傢夥外,一流高手能有沈安這麼多嗎?”

冰鳳凰不說話了,一流高手其實已經可以在江湖上闖出名頭了,距離半步宗師也不過兩個境界而已。

沈安手下人數眾多,都能達到這個實力,確實也很恐怖。

冰鳳凰心中雖然這樣想,口中卻依然執拗的說著。“那又怎麼樣,還不是讓我隨意揉捏的小角色!”

她不知道,這樣的自大,很快便會被打臉,甚至還讓無花公子丟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