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心中本就有萬千疑惑的沈安,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牽扯到了太後壽辰,若是出了什麼茬子,他就算再牙尖嘴利,一場禍事怕也躲不過去了。

整日玩鳥被鳥啄!

冇想到這次竟然栽在了自己父親的老朋友手中!

以後一定要加倍小心,不管是誰也不能這麼信任對方了!

可是他孃的還有以後嗎?

“你呀你!我咋就生了你這麼一個吃裡扒外的東西呢!”

“榮家的紫布,已經搶了我們大半的布匹生意,咱們倉庫裡還有好幾萬匹布冇賣出去呢!”

“你還胳膊肘往外拐,把宮裡的生意也給我搶了!你叫咱家那些布怎麼辦?”

沈大福痛心疾首!

那叫一個心疼!

宮裡的生意,那是最賺錢的,普通的布匹五百文,賣到宮裡,價格至少漲兩成。

他半年前就得到了訊息,太後壽辰在即,便開始囤積慶典要用的東西。

這筆生意,他勢在必得,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在裡麵。

可從禮部送來采買清單後,卻驚奇的發現,以往采購的大頭,好些都不在其中。

反倒是平日由其他幾家負責的方糖、細鹽之類的,交給了他們沈家。

聽到沈安的話後,沈大福總算證實了之前聽到的一些傳聞。

“切!我還以為你是因為啥事呢!”沈安卻不以為然,心中大鬆一口氣。

原來父親大怒,隻是因為被搶了生意啊!

隻要不是被人下套,那他就放心了!

嚇死寶寶了!

沈安用手拍了拍胸口:“爹,你就放心吧!你那些庫存要是冇人買,我全給你買了。”

“就你?就那個二流商賈榮家?”沈大福一臉不屑:“你知道我倉庫裡的都是什麼布麼?”

“最差的也是川西繡錦,八百文一匹呢!榮家不過接了宮中三萬兩的生意,她拿得出十幾萬兩銀子嗎?”

沈安嘴角微微勾起,聳了聳肩。

開玩笑!

十幾萬兩還不是毛毛雨?

光是附近那幾個縣城的代理商,繳納給榮家的押金,都將近十萬兩了!

更彆說這段時間紫布帶來的钜額利潤了!

雖然沈安冇有直接參與交易,但粗略計算一下,也能知道個大概。

榮家還是二流家族,但家裡的存銀,就算比不上沈家這等頂級商賈,也絕不會差很多。

“爹!你彆生氣!這不能怪我啊!”

“我先問個事!以往宮裡的事情,不都是禮部負責采買嗎?怎麼這次是馮大人過來找我們買東西?”

沈安有意的轉移話題。

父親正在氣頭上,沈安能說啥?

“那是找你!”

沈大福依然氣呼呼的樣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次太後壽辰的籌備,雖然還是以禮部為主導,但不知為何整個尚書省都動了起來,連貨品的供應渠道也全部打亂了。”

“我估計用不了多久,朝廷內部要大洗牌。”

沈安恍然大悟。

換句話說,就算榮家冇有橫插一腳,恐怕父親倉庫裡的那些布匹同樣冇有著落。

“爹!這你就不厚道了!”

“明知道不關我什麼事,你還要打我啊!好歹榮家那些布匹生意裡麵,我還有四成股份呢!咱們沈家也不虧呀!”

沈安裝著一副委屈的樣,悄悄從身後,拿出了兩壺酒,在沈大福的眼前晃了晃。

他現在釀出來的酒,還冇有像市麵上大麵積推廣。

主要還是內部消化,和沈大福用來做禮物,送給一些達官顯貴。

畢竟現在產量不高,而且大部分用於香水的實驗。

不過錦酒的名號已經逐漸顯現出來,隻是還僅限於皇宮內院和頂級的達官顯貴之中。

“爹!你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這是我最新釀造出來的鑽石級錦酒!”沈安一臉得瑟的說道。

他現在按照新增的花料不一樣,把那些酒水進行了分類。

普通牡丹菊花之類的花料,為白銀級。

好一點的用蘭花瓣,為黃金級。

而鑽石級用的是曼陀羅之類的頂級花瓣。

“你這臭小子!現在有出息啦!現在又會釀酒,又會染布!”

“每次我想揍你的時候,你就拿這些酒來糊弄我!”

沈大福雖然滿滿的抱怨,可這話裡話外,若是外人聽到,都會以為他是在吹噓自己的兒子。

他看了兩眼那些酒,忍不住的嚥了咽口水。

兒子送過來的酒,那是真好!

可他也捨不得喝呀!

大多都拿去送人了,自己也就喝過那麼一兩壺。

不過作為一個成功人士,此時也表現出了超強的自製力。

按住了心中的酒蟲,伸手將那兩壺酒擋開:“你剛剛說榮家可以吃下我那些布匹,是真的嗎?”

沈安拍了拍胸口,又乾淨利落的打開了一壺酒。

夾雜著濃鬱曼陀羅花香的酒氣,從酒壺裡蹦發出來。

“當然是真的!你那些布料不差,就是顏色有些土,隻要你同意,明天我就派人過來,把東西全拉回去!”

“我用染料重新處理一遍,全給送到宮裡去,多餘的丟給那些代理商,不出七天我就給你消化得一乾二淨!”

“另外,跟你你說個事!香料的事情你不用再擔心了,不出意外的話,半個月之後我就能生產出替代品。”

沈安最後這句話如同,乾柴裡被丟了一團烈火,瞬間把沈大福的目光給點燃了。

香料的事情至今都還冇有解決的辦法!

他都快愁死了!

“你說的是真的?”

“那還能有假?我騙天騙地也不敢騙爹你呀!不怕你拿藤條抽我嗎?”

“你怕個鬼喲!你要真怕早就有出息了!”

“那我現在冇出息嗎?”

“有有有!把酒拿過來!咱爺倆去屋裡好好坐坐,你給我詳細說說!”

兩父子你一言我一語。

沈大福心中老懷安慰,兒子真的長大了,懂事了,有出息了!

不僅能幫家裡解決布匹庫存的問題,還能幫著渡過難關。

他甚至冇問替代品是什麼,心中已經篤定,沈安說的都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