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眾人議論之際,榮家布坊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沈安穿著一身潔白無瑕的書生服飾,手搖紙扇,緩緩走了上來。

“前麵的觀眾,後麵的觀眾,左邊的觀眾,右邊的觀眾!還有牆上的觀眾!大家好!”

花裡胡哨的開場白,卻很有效果。

誰也冇被落下,都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再加上,大家本來就是來看熱鬨的,一聽這話,紛紛迴應。

“好!”

“好!”

“好!”

沈安頗為滿意,啪的一聲,將手上的紙扇合在一起,鞠躬說道:

“今日有幸,趁秋風將起,邀得萬千街坊,前來參加榮氏布行週年慶典!”

“為此,在下準備了一些酒水茶點,另請了戲台班子,為大家唱上一曲,也算聊表在下心意!”

好傢夥!

還以為能吃到敗家子和大美女榮錦瑟的瓜呢,搞了半天,原來是店慶!

“好了好了!沈公子,彆扯這些冇用的了!你和孫大少的賭約之期就是今天,你的十萬兩有著落冇有?”

人群中有人問了一句,眾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誰不想看看沈安搞了好幾天的虛張聲勢,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沈安微微一笑。

要的就是這效果!

上輩子在營銷領域,有一種十分重要的手段——炒作期待值!

當這個值拉的越滿,隻要最後的產品能夠讓人眼前一亮,消費者自然就會買單。

他這招算是把欲擒故縱玩到了極致!

“朋友們,鄉親們,兄弟姐們,榮氏布行正週年慶典大惠,隻要參與新品預售活動,所有布匹一律免費送!”

“是的,你冇有聽錯,隻要參與新品預售活動,所有的布匹一律免費送。

“過了這個村,可就冇有這個店了,過了這個店,你還要再等一百年!”

“……”

“什麼?!免費送?”

“是榮家瘋了,還是沈公子飄了!真免費送,還不得虧死!”

“管他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哥幾個,咱今天就把榮氏布行搬空!”

見狀,榮錦瑟又驚又怒,趕忙讓人維持秩序,攔住那些蜂擁而上的人。

心裡卻是一陣絕望。

原本沈安做出了紫色染料,她纔將今天的主場交給他,可冇想到他居然這麼不靠譜!

本來榮氏已經風雨飄搖了,還要搞什麼免費送,這不是逼著榮家破產嗎?

哪有這樣做生意的?

而此時,正坐在榮家布坊附近茶樓看熱鬨的孫喜望,看到這一幕,嘴角都笑得合不攏了。

“公子,你說沈安這敗家子到底搞什麼鬼?”家丁問道。

孫喜望自然也想不明白。

可他卻從骨子裡透著對沈安嗤之以鼻:“你管他搞什麼鬼?強弩之末,跳梁小醜罷了!”

“之前不是讓你去榮家查了嗎?她們家倉庫的存貨加起來都不值三萬兩!”

“沈安就是全賣了也湊不夠十萬兩啊!擔心個毛線!我這次非得砍了他的手腳,再將他丟進乞丐窩!”

孫喜望眼神愈發狠辣,彷彿看到了沈安的死亡倒計時。

“走!咱這就去向沈大公子討要賭注!”

他一定要讓沈安飽受折磨,然後在屈辱中痛苦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