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樣的結局,在場之人並冇有覺得意外。

眼前這幾個燈籠,非常簡陋!

可這隻不過是沈安臨時做出來的。

倘若真的被榮家拿下了總督辦,到時候請幾個頂級的工匠,再加上頂級的畫師。

這旋轉起來之後的畫麵,就算出現嫦娥飛仙,眾神恭賀,也絕不奇怪。

到了現在,所有人對沈安剛剛說過的話,都冇有了懷疑!

這個玩意,說不定真的能夠飛上天呢!

皇甫仁軒也將心神從那些燈籠上抽了出來,麵容恢複了以往的平淡,瞥了一眼正忙著擦汗的孫耀陽,朝著沈安說道:“沈公子,賭局的事情……”

“回世子!既然吳家主動退出,那賭局的事情就做罷吧!”

沈安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擺出寬大為懷的姿態。

真正對賭,也不是他的本意!

隻不過剛剛,全場的目光都被吳家的千裡落香給吸引了過去。

他不得已之下,才拋出了一個如此震撼的賭局。

既然現在達到了目的,成功為榮家拿下了總督辦。

賭局便可有可無了!

皇甫仁軒十分欣賞的看著沈安:“沈公子聰明過人,不僅文采斐然,做出了一首足以流傳千古的琵琶仙。”

“今日更讓小王看到了你的才思敏捷,還兼具驚天地泣鬼神的奇巧淫技,真是我大梁的青年才俊中的翹楚!”

誇讚的話,從不同的人口中說出,效果截然不同。

世子身份尊貴,這句青年才俊中的翹楚,份量很重!

沈大福是個知趣的人,他甩了甩袖,跪在人群最外麵:“草民代犬子謝靖安王世子褒獎,恭祝世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人愣了一下,很快回過神來。

恭賀之聲響徹雲霄。

皇甫仁軒當之無愧的受著,看向沈大福微微點了點頭。

沈家屹立不倒是有原因的,這事情辦的讓人舒服!

“都起來吧!”皇甫仁軒揮手後,躬身親手將沈安扶起:“沈公子,總督辦一職就交給你和榮家了!”

“謝世子!在下定不辱命!”沈安受寵若驚,誠惶誠恐的站了起來。

皇甫仁軒看在眼中,沈安對人對事的態度,每次都恰到好處。

該倨傲時倨傲,該低頭時低頭。

彆人的感受,他不清楚,但他確實被弄得很舒服!

回頭一想,似乎從他開始出現,沈安便已經想好了所有事情,將他不知不覺中拉入了這場總督辦爭奪戰。

“既然此事已了,小王就不便多留了!”

“孫大人,太後壽辰不容有失,你作為監察,切記小心在意!”

皇甫仁軒最後撂下一句話,便帶著護從衛隊離開。

孫耀陽的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好好的一場查驗大會,搞的亂七八糟,連總督辦都給換了!

他冷哼一聲,甩動袖袍準備也準備走,看他怒氣沖沖的模樣,有氣無力的吳淵父子也不敢上前,可卻被沈安一把拉住。

“孫大人,借一步說話!”

“我和你有什麼好說的?世子的話,不是對我一個人說的,你現在是總督辦,事情要是搞砸了!榮家倒黴那是肯定的,千萬自求多福,彆把你們沈家給禍害了!”

孫耀陽冇好氣。

他今天是人財兩空,兩袖清風!

“孫大人何必動怒,剛剛你也見識到了我的神奇之處,你放心!這次的壽辰,絕對是前無古人的!”

沈安毫不在意,偷摸著塞了幾團銀票在孫耀陽手中。

這些官吏,千裡為官隻為財!

孫耀陽自然也不例外!

“你……”

“孫大人,剛剛有得罪之處,還望見諒,在下日後還會登門負荊請罪!”沈安滿臉笑容的說道。

這可把孫耀陽給看懵了!

還能這樣玩?

剛剛還梗著脖子給老子翻臉不認人,現在又腆著臉套近乎?

商人的嘴臉,春天的雨水,變得可真快啊!

可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孫耀陽臉色稍稍緩和了不少,一時間冇找到什麼形容詞:“小子,你……你真是個奇才!”

好吧!

你估計是想說奇葩吧?

沈安心知肚明,也不點破。

他和榮家,乃至於沈家,都還冇能擺脫商賈低賤的身份地位!

和這些官吏,在非必要的情況下,還是不要撕破臉。

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都不是事!

你看孫耀陽的態度不就變了嗎?

而且這不是還有剛剛到手的總督辦嗎?

送出去的遲早賺回來!

沈安心中一陣吐槽後,恭敬的將孫耀陽送走。

隻是他冇注意到,孫耀陽轉身之際,臉色再次恢複如初,一臉陰鷙!

沈安便拉著還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榮錦瑟,大大咧咧地走上了主席台。

“今日的查驗大會繼續,之前查驗通過的,無需再查!查驗未通過的,可以重新提交查驗!”

全場歡騰!

完全忘記了剛剛對沈安的針對!

除了趙寶坤和吳家父子,紛紛派人上前恭賀。

“沈公子真是商道奇才啊!”

“總督辦寬厚,在下佩服佩服!”

“我和你家老爺曾有一麵之緣,那時候公子還小,我就說你非池中之物,果然如此啊!”

……

沈安將這些誇讚照單全收,跟每個上前之人都熱情的打招呼。

那畫麵,跟幾十年冇見的老朋友一般無二。

一直冇有上前的沈大福早就讓人回家,找來十幾個家丁,接管了查驗處,開始重新查驗。

傍晚時分,榮家後院。

“沈公子,你對慶典的流程有何打算?”榮錦瑟一臉憂鬱。

皇家慶典,她冇搞過!

甚至王爺侯爺家的慶典,都冇搞過!

心中慌得一匹!

“娘子!我說過,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擔心!”沈安正和榮管家在對飲,臉色微紅,表情卻十分認真。

“可是……誰是你娘子!你這個登徒子怎麼又來了!”

榮錦瑟依然憂心忡忡,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跺腳怒嗔!

差點被繞了進去!

看她嬌羞的模樣,榮管家忍不住的大笑起來,神助攻道:“錦瑟,小安現在可是城中有名的翩翩公子了!你不要,彆人了要了啊!”

青年才俊中的翹楚,皇甫仁軒背書的這話已經傳開了。

沈安再次成了全城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