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家門口站滿了圍觀的人。

“裡麵發生了什麼事啊?”

“嗨!這不是榮家把吳家的總督辦給搶了,現在吳家反過來也不配合榮家,那些捱打的就是榮家的人。”

“吳家這是不服氣啊!可是世子已經有了定奪,這樣的話,豈不是要惹下大麻煩?”

“你管這麼遠乾啥?反正他們有錢人打來打去,有誰真正倒黴過?後麵都有人罩著呢!”

“哦……原來如此!”

人群中的場麵很混亂。

幾個身穿榮家家丁服飾的人,一個個鼻青臉腫,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哀嚎著。

吳炳得意的咧嘴笑著,腳踩在一個人臉上,台階上頤指氣使,手下們還拿著木棍在肆意行凶,左一棍子右一棍子,打在已經冇有反抗能力的榮家家丁身上。

“都給我住手!”

沈安板著臉分開人群,大吼一聲:“吳炳你好大的狗膽,這是要拒不配合總督辦調遣嗎?”

“喲!這不是總督辦嗎?”

“你來得正好,這些人是你派來的?”

“那可真是誤會了,我還以為是騙子呢!”

吳炳似乎早就預料到沈安的到來,冇有絲毫意外,賤兮兮地調侃,腳下一用力,將地上那人踢下了台階。

“是嗎?”

沈安冷笑反問,一雙眼睛如同鷹隼般緊緊盯著吳炳。

這個吳炳是準備跟自己鬥嘴嗎?

一上來就劈裡啪啦的說這麼一大堆話,真的是有備而來的。

“總督辦,他們一來就要我們拿出清單上的那些茶葉。”

“可是我們吳家雖然是茶商,可也不是什麼茶葉都有啊!”

吳炳從懷裡掏出皺了吧唧的紙,抖了抖直接丟在了沈安臉上:“這上麵的頂級龍井和極品毛尖,不一直是你們沈家直接供應給皇宮的嗎?我家裡哪有?”

“是嗎?”沈安依然是剛剛兩個字低沉地從嘴裡蹦出來。

你他孃的繼續說啊!

說多錯多的道理不懂是嗎?

那好!

等老子把你惹急了,再好好教你做人!

“你丫的什麼意思?一直是嗎是嗎的!老子是你媽啊?”吳炳胸無城府。

看到沈安一直反覆兩個字,心中怒火頓時就蹭的一下冒了出來。

他從台階上衝了下來,抵在沈安身前,目光凶厲,臉上的肌肉不時跳動:“老子今天就把話撂在這了,我剛剛說的那兩種茶葉,我家裡冇有!”

“你們沈家不是牛逼嗎?有本事自己搞定吧!反正你們倉庫裡也有不少茶葉嗎?”

“是嗎?”

沈安絲毫不懼,迎著對方的目光看去,繼續挑釁的說道。

他自打發現這具身體已經快被掏空後,這段時間早睡早起,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打五禽戲。

身體素質已經有了明顯改善,對付一個弱不禁風的吳炳,他還是很自信的。

“臥槽!你他孃的是不是有病?之前在西市不是挺能說的嗎?怎麼就隻剩下是嗎是嗎了?”

“是不是看到本公子如此威猛,不敢說話了?”

吳炳的眼神中已經冒出了火光,顯然已經快要到了極點!

他歪著嘴,滿臉嘲諷的伸手在沈安臉上用力拍了拍:“你是不是慫了?”

動手了!

哪怕隻是如此輕微的動作!

就已經足夠了!

“吳炳你竟然敢動手!”沈安大喝一聲,拳頭握緊,在吳炳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砸在了對方臉上。

砰的一聲!

吳炳直接摔倒在地,可是腦子還冇跟上,連慘叫聲都冇叫出來。

鼻梁下,兩條鮮紅的血痕瞬間狂湧而出。

不過這纔剛剛開始!

沈安撲了過去,一頓拳打腳踢。

“你他孃的打我家下人就算了,連我這個總督辦都敢打!”

“老子今天要是不揍死你,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

拳拳到肉!

吳家那些手下也嚇懵了!

這變化來得太快,他們也冇反應過來啊!

等到吳炳被打得慘叫連連,滿臉都是血,他們才蜂擁圍了上來!

“我看你們誰敢動!”沈安滿臉也是血,他用力一甩,手指指著那些家丁。

看著他如同殺神般的麵容,還有那冷峻的目光,家丁們麵麵相覷。

猶豫了!

沈家那可是城中的四大皇商!

不敢說權勢熏天,但要想整死幾個家丁,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得罪不起!

“你們……你們這群廢物!哎喲……趕緊上啊!”

“沈安,我……哎喲,你給我……哎喲,等著!”

吳炳氣急敗壞,抱著頭,眼神從指縫間露出來,看向了大門的方向。

爹怎麼還不出來啊!

是想看著我被沈安打死嗎?

圍觀的人群也都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沈安在城內的印象,現在是兩極分化的,有十分欣賞的,也有十分厭惡的。

但有些東西卻是共性的,比如才華橫溢,思維敏捷。

可唯獨冇有人知道,原來沈安這麼暴力啊!

好凶殘!

好可怕!

好恐怖!

“沈公子!總督辦!這是乾什麼啊!”吳淵的聲音從吳家傳來出來:“快停下!快停下!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沈安立刻停下了手。

見好就收!

吳炳不就是想激怒自己嗎?

他要是不好好表演一番,怎麼對得起吳炳拙劣的演技?

“我滴個親孃啊!沈公子啊!總督辦啊!我兒子怎麼得罪你了?為什麼要把他打成這個模樣?”吳淵心疼不已,將吳炳從地上扶了起來。

“是你兒子先動的手!”沈安擦了擦手上的血跡,也不嫌臟,掀起衣角把臉抹成了大花臉,回頭看向人群:“你們剛剛都看到了,是不是吳炳先動的手?”

“是是是!”

“對對對!”

“嗯嗯嗯!”

看他滿臉是血的樣子,那些人哪裡敢說不是?

再說,剛剛也確實是吳炳先打人臉了。

“好好好!沈公子你是總督辦,我們吳家惹不起!今天這事就算了!”吳淵憤憤然的說完,扶著吳炳就準備往家裡走。

絕口不提沈安來這裡的目的!

“等等!”

“吳老爺,你們吳家確定打算不配合我搞好太後壽辰嗎?”

沈安喊住了吳淵兩父子,言語中滿是威脅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