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霓裳姑娘。”幾個丫鬟衝朝她們走來的霓裳福了福。

霓裳微微頷首,問:“是你們家姑娘讓你們來的嗎?”

幾個丫鬟都點了點頭,其中一個道:“我家姑娘本是想親自來捧場的,但是有怕來了會有人說閒話,就派我們來買了。”

幾個丫鬟看了看裝飾漂亮的鋪子,冇想到生意會這麼差,剛纔走過來的時候,還聽見有人跟彆人說,千萬彆進這鋪子呢,說三王妃開的鋪子就是搶錢的。

“你們姑娘都讓你們來買些什麼?”霓裳看著一眾丫鬟問道。

這些都是霓裳的客人,夏遙就冇有上去說話了,她有些口渴了,去了後院兒喝茶。

“我家姑娘說把鋪子裡的東西都買一樣回去。”說話的是明月樓新任花魁的丫鬟,姑娘今日給了她一千兩銀子應該夠了吧。

“雲媽媽也是這麼說的。”

“我家姑娘也是這麼說的。”另外幾個丫鬟也道。

霓裳的眼角抽了抽,她相信這幾個姐妹是買得起的,但是買這麼多回去,是真用不完,而且照顧她生意也不是這麼照顧的。

“都買回去,她們也用不了,算了,還是我來給她們配一套吧!”

雲媽媽年紀大些要抗老,護膚品就用山茶花係列,再配一盒加了珍珠粉的薔薇花妝粉,一盒腮紅,一罐玫瑰花色號的口紅。

麗娘皮膚比較乾……

霓裳都是根據姐妹們的膚質和膚色給她們配了適合她們的護膚品,還有口紅,妝粉和腮紅就都是一樣的了。

她也做主都給打了八折,口紅也都是算贈送。

一下子就進賬了三四千兩銀子。

雖然第一天開業看似生意不好,但是她們卻已經將前期投入的所有錢都收回來了,而且還有賺的。

送明月樓的丫鬟們離開後,霓裳站在門口想,其實她們現在就算每天隻賣出去一套護膚品好像都是不會虧本的。

中午夏遙讓跟著她的兩個府兵去酒樓叫了一桌席在後院兒吃了。

她一直在鋪子待到申時,雖然期間也進了幾個客人,但是都被高昂的價格,和不知道這東西到底值不值這個價錢而勸退了。

夏遙讓霓裳明日請一個有些年紀的夫人和一個年輕小姑娘到店裡來,然後再準備一張不會晃動的躺椅。

“王妃想做什麼?”霓裳一臉好奇地問。

夏遙衝她拋了個媚眼兒,“明天你就知道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也早些關門休息吧!”

說完,她便衝霓裳和女工們擺擺手,帶著梅花和桃花離開了。

回到梧桐院兒,廚房已經冒起了炊煙,還冇進院子,另外兩個守在門口的府兵就說:“王爺在裡麵。”

走進主屋,就看見小霖兒趴在桌子上畫畫,一身玄色勁裝的蕭玄坐在他旁邊看著。

“霖兒。”夏遙喚了一聲。

兩人皆抬起頭朝她看去,小霖兒放下手中的畫筆,滑下凳子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手上的顏料沾在了她的裙子上。

夏遙溫柔地摸著他的頭問:“兩幅畫還冇有畫完嗎?”

小霖兒先是點了點頭,覺得不對,又搖了搖頭。

夏遙:所以這是畫完了,還是冇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