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是身體比較弱,睡醒的姚月紫覺得一陣頭暈眼花,好不容易緩過神卻發現自己餓的難受,迷迷糊糊的摸出門覓食的姚月紫,無意間聽到了幾個婢女圍在一起討論什麼。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於是乎姚月紫瞬間精神抖擻,悄然摸到了婢女們附近,聽著她們議論的事。

婢女甲說:“今天我去給淑妃送藥材,發現小怡在淑妃的藥裡加了什麼。”

婢女乙說:“我聽說淑妃的孩子根本不是皇上的,也許是皇上下的令。”

婢女丙說:“這些都不重要,聽蘇太醫說淑妃情況不好估計會早產。”

聽了幾句的姚月紫差不多就明白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估計是後宮女人之間的宮鬥手段,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婢女說的淑妃可能早產,以古代的條件,早產兒基本冇有存活的希望,一個活生生的孩子她是絕對不會允許他還冇好好接觸人世就死掉。

所以職業病有時候也是得治的。

姚月紫打定注意隔天就去看看淑妃。

也不管這後宮之中風波詭譎的關係。

結果纔剛找到自家膳房的姚月紫就聽見了一些躁動,出門一問,原來是淑妃臨產了,然後早產加難產,淑妃情況很不好,穩婆一個人已經有些不行了。

當下,姚月紫就丟開咬了幾口的饅頭拎起裙襬隨著人潮衝到了淑妃寢宮。

自己在現代的時候雖說是中醫,但是關於婦幼一科頗為拿手。

喘得話都說不清的姚月紫不顧阻攔直衝寢殿,在寢殿外就聽見了淑妃那痛苦不已的和穩婆焦急的喊叫聲,略微平靜了一下的姚月紫邁步打算進寢宮。

“皇後孃娘,您不能進去!”婢女阻攔。

“不想讓她死就給我滾開!”姚月紫低聲咆哮,職業病犯了她脾氣是很火爆的。

一乾婢女就被姚月紫這一聲吼鎮住了,在她們印象裡一向冰冷得猶如高山雪蓮的皇後孃娘似乎從來冇有這麼發過火。

不過礙於她畢竟是皇後隻能紛紛讓開。

進了寢宮的姚月紫一把推開穩婆來到淑妃床邊,握住淑妃的手俯身輕聲道:“放輕鬆,我會保住你和孩子的。”

淑妃一頭的冷汗,痛苦的搖晃著腦袋,大概是明白了姚月紫的意思。

當今皇後不受寵,雖不知她為何跑到此處,但現下也冇有心思琢磨了。

“多少月了?”姚月紫扭頭問一旁的婢女,同時開始脫下身上寬袍廣袖的衣服,隻留了一件單薄的中衣。

“七......七個月。”

“二十八週啊......”姚月紫呢喃了一聲。

用繩子把中衣的袖子綁了起來,露出了兩隻纖細的小臂。檢查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指甲後姚月紫走到床邊輕按淑妃的肚子同時詢問道,“有酒嗎?度數越高越好。”

“奴婢馬上去拿!”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有一個婢女應了一聲匆匆跑了出去。

“放輕鬆,讓我聽一下胎心。”姚月紫輕輕拍了拍淑妃的肚子,而淑妃很配合的調整了呼吸,壓低了自己溢位口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