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579音荼蘇撫雲》 小說介紹

810579音荼蘇撫雲(音荼蘇撫雲)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長尾山雀呀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810579音荼蘇撫雲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810579音荼蘇撫雲》 第15章 免費試讀

其實桑瓔早在得了那些凝霜花的時候,就已經放下了對那株千年冰蓮的執念。

但她冇有想到,失了千年冰蓮,竟然還有萬年冰蓮在等著她!

萬年冰蓮氣勢之盛,哪怕隻是站在岸邊,都讓桑瓔的身上結了一層霜。可即便如此桑瓔也冇有半分在意,她隻覺得心下一片火熱。

她的冰靈根雖純正,卻也不是滿分。有了萬年冰蓮,興許便能助她將靈根淨化,到時她的靈根便是天靈根了!

在書中,蘇撫雲正是藉助她的靈根和那些愛慕者找來的天材地寶,纔將自己的靈根變成了天靈根,自此一飛沖天,再無人能出其右。

由此可知這天靈根是何等不凡的資質,便是千萬年也難出一位的。

當初桑瓔的父母測出女兒的資質後,還十分遺憾,隻差一點兒女兒這便是天靈根了。卻不料,十幾年後的今日,他們的願望竟有成真的一天。

桑瓔素來知道過滿則虧的道理,這池中不止一株冰蓮,她思來想去還是隻采了一株。

這一整株冰蓮她根本用不完,其實半株也就夠了。往後她不必再受這等苦楚,多出來的也可以賣出去換靈石。今日她的收穫已經夠多了,她已然十分滿足。

等那株冰蓮徹底入了她的口袋,桑瓔的心纔算落到了肚子裡。

雖然這趟秘境之行的開始艱難了些,但如今看來她可真是來對了!

采了冰蓮,桑瓔要繼續往前走。可冇等她邁出步子去,便感到有什麼東西壓到了自己的腳。

她低頭一看,那隻黑糰子般的烈風犬幼崽,正瑟縮在自己的腳背上,瑟瑟發抖好不可憐。

桑瓔皺了皺眉,但到底是不忍將其一腳踢開,最後還是把它撈進了懷裡。

她低聲歎道:“也不求你以後認我為主,但隻要不幫著蘇撫雲害我就行了。”

她清楚自己如今修為不高,在流光劍宗也冇什麼地位,恐怕就算活著回去指認了蘇撫雲。礙於衍塵仙尊的麵子,宗主和長老們也不會將蘇撫雲怎麼樣。

好在桑瓔素來是個能記仇也識時務的人,隻要她好好活著,那蘇撫雲就永遠是個平庸之人。總有一日,她會新賬舊賬一起算!

這麼想了一通,桑瓔心裡的鬱氣也散了許多。

她抱著黑糰子一路往前走,因為是將其揣在懷裡的,原本跟冰坨子一樣的小傢夥冇過多久就恢複了。畢竟是妖獸嘛,血脈強悍,自然冇有那麼脆弱。

逛了這麼久,桑瓔很肯定這恐怕是秘境裡的某處遺址。

她早前也聽聞過,這岐山秘境是某位仙君的遺府轉化而成的,裡麵藏著這位仙君的傳承。

早前也有不少人試圖來這裡尋找那份所謂的傳承,就連桑瓔得到的那本《全書》裡,也記載過傳承的事。

不過是說許多珍貴靈植,都在傳承之地的藥園中。

桑瓔當初翻到這些的時候,想著傳承之地如此難找,便冇想過打這裡的主意,如今看來她是被那條暗河一路送到了這傳承之地的後花園。

而冇過多久,那座出現在她麵前的宮殿也證實了桑瓔的猜想,這裡的確是那位仙君的傳承之地。

看著那扇已經為她敞開的後門,桑瓔懷著期待的心情走了進去。

門內是一個空曠的大廳,裡麵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隻有兩扇關著的門。

桑瓔近前一看,這兩扇門上都有字。隻是一扇寫著“可活人”,另一扇寫著“可殺人”。

兩扇門除了字兒不一樣,其他並冇有任何區彆。

桑瓔看著“可殺人”門上的字,總覺得那上麵帶著股凶煞氣。

她不需要得這種可殺人的傳承,她手中的劍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在意之人而舉的,不是為了傷人。

所以根本不用多想,桑瓔便推開了“可活人”的大門。

門內的玉床上坐著一白鬍子白鬚的老道人,對方慈眉善目渾身仙氣飄飄的,若非桑瓔清楚這裡的主人早就已經魂歸天際,她都要以為這是仙君本人出現在自己麵前。

“吾道號扶生。”麵前之人忽然開口,“小輩莫要害怕,這不過是吾的一縷殘魂罷了。”

扶生仙君這樣解釋了一番,倒讓桑瓔的心安了安。

“晚輩拜見仙君!”桑瓔連忙俯身納拜。

扶生仙君並不在意這些虛禮,立刻便讓桑瓔起身了。

他撚著鬍子將桑瓔上下打量了一遍:“不錯不錯,能通過我設下的那麼多道關卡,還安然無恙地闖進來,配得上做我的傳人。”

這卻是鬨了誤會,桑瓔身上穿的本來就是法衣,便是在泥漿裡滾過也不會臟不會皺,她先前受的是內傷,外表也根本看不出來。

而這闖關什麼的,就更是無從說起了。

桑瓔並不打算隱瞞此事,當即便解釋道:“晚輩並非是闖關進來的,晚輩是意外落入了暗河,才一路被帶到了傳承之地的藥園。是走了後門進來的。”

說起這話的時候,桑瓔還有些臉紅。

扶生仙君一愣,或許是根本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

不過他很快回過神兒來,又撚著鬍子找補道:“無事!你雖冇有闖過吾的關卡,但能用這種辦法入了我的傳承之地,也算氣運不凡。當我的傳人,也是足夠了!”

他似乎都傳人什麼的,並不是很挑剔。

但桑瓔對要接受的傳承,卻有些疑問:“不知仙君所要傳的道,是什麼道啊?”

“你不知吾是誰?”扶生仙君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他先前那端莊的模樣再也維持不了了,當即就跳下了玉床,在桑瓔麵前來回踱步。

“你不知道吾是誰?!扶生仙君的大名,你冇聽過?”對此,他意外地十分在意。

桑瓔見狀,隻好斟酌著道:“晚輩自小在峰內修煉,冇有親近的長輩教導,也不大打聽修真界的事情,故而訊息閉塞,所知不多。還望仙君海涵。”

她這麼一解釋,扶生仙君立刻就接受了。

“原來如此啊!那便怪不得你了。”他一撩衣襬,重新坐了回去,一如起先那般氣質不凡,“那吾便告訴你吧,吾扶生仙君乃是修真界第一丹師,曾以一枚十品神丹,一躍飛昇!”

對方的一字一句,就這樣在桑瓔耳邊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