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不羈的一生》 小說介紹

《熱血不羈的一生》是江北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刀龍,徐秀蓮,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熱血不羈的一生》 第2章 免費試讀

“姐……這些傢夥是什麼人呀?怎麼長的凶神惡煞的!”徐秀玉看著那些凶神惡煞的傢夥,臉上不由帶了幾分驚恐。

“小玉你在車上不要動,我下去看看,一會要是情況不對,你就理科打電話報警。”徐秀蓮雖然同樣是十分害怕,不過還是壯著膽子走下了車。

“你們是什麼人?”

徐秀蓮伸出玉指,指著suv上走下來的那群凶神惡煞的傢夥,質問道。

走在前麵的那個身材瘦削的刀疤臉,眉毛一挑,繼續往前走了兩步,惡狠狠的說道:“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隻需要知道,我們是取你性命的人就行了!”

“取我性命?你們是胡東陽派來的!”徐秀蓮驚訝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總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刀疤臉往自己的手中的砍刀上吐了口口水一步一步向徐秀蓮逼近過來。

這時候,刀疤臉身後的一個滿臉橫肉的壯漢,一臉淫邪的笑道:“大哥,我看這小娘皮長得挺漂亮,皮膚又白又水,不如讓咱們兄弟幾個先樂嗬樂嗬?”

“好!”刀疤臉嚥了一口水,說道:“一會我先來泄完火,在交給你們也享受享受!”

說完他便扔掉了手裡的砍刀,朝著徐秀蓮撲了上去。

“啊!”徐秀蓮嘴裡發出一聲尖叫,抬腿就是一腳,踹在了刀疤臉的小弟弟上,驚恐道:“你們彆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報警了!”

那刀疤臉被徐秀蓮這麼一腳,踢的嗷嗷直叫:“媽的!給我乾死這個小娘皮,狠狠的乾!”

刀疤臉一聲令下,七八個凶神惡煞的漢子便撲了上去,把徐秀蓮圍了個團團轉。

那個滿臉橫肉的壯漢撲上去,抓住徐秀蓮的衣袖就是用力一拽,直接將她的外套給脫了下來。

正在這時候,那個滿臉橫肉的漢子的後腦勺上卻是中了一下猛烈的撞擊,他憤怒的轉過身,隻見到徐秀玉手裡握著一根棒球棒。

“哈!冇想到還有一個,這下有的玩了!”滿臉橫肉的壯漢抹了一把後腦勺上流下來的鮮血,猙獰的笑道。

“你彆動我姐,我告訴你,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徐秀玉手中捏著棒球棒顫巍巍的說道。

滿臉橫肉的漢子撲上去,一把奪過徐秀玉手裡的棒球棒,一下掰成了兩截,叫罵道:“黑帶,我黑你麻痹!”

“啊!救命呀!”

徐秀玉嘴裡發出淒慘的尖叫。

這時候,一輛黑色老式桑塔納在路邊不緊不慢的停了下來。

“啪嗒”一聲,車門開了,一個身穿黑色風衣,戴著黑色墨鏡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他的嘴裡叼著一根十塊錢一包的玉溪煙,“哢”一聲,用一個一塊錢的火機點上了!

“特麼的,是誰不長眼,在大馬路上做強搶良家婦女的勾當,還不趕快放下手裡武器,我還能饒你們一個全屍!”

眾人正納罕來人是誰,怎麼如此猖狂!

這時候老式的黑色桑塔納上卻突然探出一根腦袋,叫罵道:“艸!哥們,你抽個玉溪了不起呀,抽玉溪就能不付車錢了呀?”

李刀龍險些一個踉蹌,八王之氣頓時泄了大半,連忙轉身摘下墨鏡,從兜裡掏出一張二十元的軟妹幣恭敬遞給了桑塔納的司機,連聲說道:“抱歉哈師傅!”

桑塔納司機收了錢,唸叨了一句,腳踩油門,絕塵而去。

“艸!我說是哪個小鱉崽子,膽子這麼大,敢多管閒事!原來是個逗比的窮**絲!”

眾人一陣大笑,冇有繼續搭理李刀龍,該乾嘛乾嘛,繼續撲上去扒徐家姐妹花的衣服。

“靠!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呀!”李刀龍吐掉嘴裡的菸蒂,三兩步衝到那個滿臉橫肉的壯漢身後,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領,猛一發力!

“轟!”那滿臉橫肉的足有兩三百斤的身子,竟然直接被李刀龍掄了起來,像打籃球一般丟了出去,而後重重摔在柏油馬路上。

徐秀玉見到了這一幕,頓時兩眼直冒小星星,一臉花癡的模樣,歡呼道:“大叔,姐姐是在飛機場遇見的那個大叔誒!你看我冇說錯吧,他真的是你的菜耶!”

李刀龍:“……”

徐秀蓮:“……”

刀疤臉:“操他媽的小子,冇想到我看走眼了,你還有兩下嘛,兄弟們給我上,弄死這不知死活的傢夥!”

刀疤臉的嘍囉們,抄起各自手中的砍刀和鐵棍,朝著李刀龍圍了過去!

一把把錚亮的砍刀,紛紛朝著楊陌的身上招呼著,眼看著一場血肉模糊的悲劇就要發生了,徐秀蓮驚慌中撥通了110,而後閉上了眼睛,而徐秀玉的眼裡則是含上了晶瑩的淚花,一顆小心臟撲通撲通的提了起來。

然而想像之中血肉的模糊的悲劇卻並冇有發生,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過後後刀疤臉的一乾嘍囉們儘皆倒飛了出去,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至少是中了十幾拳的樣子。

刀疤臉一臉難以置信,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喉嚨裡嚥了一口唾沫。

“剛纔,是你指揮他們乾我的吧?”李刀龍聳聳肩,鬆了一下骨頭,一步步的朝著刀疤臉逼了過去。

刀疤臉被李刀龍嚇得渾身發抖,連連後退:“你彆過來。再過來我可就要喊了!”

李刀龍哈哈大笑:“你喊呀?看看有誰來救你!”

“高……高……手……我錯了,我該死,你放過我吧!”刀疤臉顫巍巍的渾身發抖,像是要被嚇尿了。

“放過你?先給自己來十個耳光,如果我心情好的話,興許就放過你了!”李刀龍玩味的笑道。

“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刀疤臉每說一聲“我錯了”,就給自己來了一個重重的耳刮子,一連打了十下,兩邊的臉頰都高高的腫起來了!

“我心情還是很差呀,你說怎麼辦?”

“掌嘴,我繼續!”刀疤臉都快被自己給打哭了,話語中都帶上了幾分哭腔,他的那些嘍囉們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大氣都不敢出。

正在這時,一陣悠揚的警笛聲響起,三輛警車圍了過來。

刀疤臉徹底哭了出來,“警察叔叔,帶我走吧!我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