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鬥天師看著幾人都看向自己身後,他有些迷惑,便是轉頭看去,他的臉色瞬間钜變。

隻見葉子星在他身後,拿著油燈瓶子正對著他,油燈的瓶口星辰萬象。

北鬥天師連忙看向輪椅,隻見輪椅上原本坐著葉子星的肉身,已經變成了一個稻草人,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他手中捏著一塊石頭。

北鬥天師徹底崩潰了,他倒退一步,整個人都虛脫的跪下,滿臉都是驚恐和絕望。

“我輸了,技不如人,你殺了我吧。”

北鬥天師絕望的說著,他的腦袋深深的低下,葉子星的天師之術比他高明多了,他不但用稻草術轉移了自己的肉身,還把他手中的油燈瓶子換成石頭。

而葉子星卻拿著他的油燈瓶子,正對著他的腦袋,但凡葉子星催動法術,油燈瓶子瞬間就會吸收他的靈魂,徹底碾碎。

葉子星手持油燈瓶子,他淡漠的看著北鬥天師,說道:“你我同為修道之人,你卻這麼狠毒!”

“縱容徒弟佈下聚陰陣,不問青紅皂白誅殺同道中人,你身為堂堂天師,不去除妖滅魔,卻反而為禍人間,現在被我製服,你隻是說一聲你輸了,要我殺你!”

“你內心難道一點良心都冇有嗎?告訴我,你是邪修,還是天師!”

葉子星批判著北鬥天師,他最後問了一個問題!

北鬥天師聽葉子星的問話,他猛然仰頭看著葉子星,他眼中帶著一抹痛苦,想起早年時候,他的父母被妖魔誅害,他十幾歲便是立誌成為天師,為了就是剷除天下妖魔。

然而時隔多年,他卻被金錢和利益燻黑了心,斬妖除魔不在是他做的事情,設術法坑騙錢財,誆騙他人成了職業。

“我......”

“我是天師!”

北鬥天師跪在地上,他聲音顫抖的對著葉子星說著。

葉子星麵色冷酷,他眼神盯著北鬥天師,說道:“天師戒訓第一條:不得用術法損還他人壽命!”

北鬥天師聽到葉子星的話後,他連忙說道:

“天師戒訓第二條:不得和妖魔勾結!為禍人間。”

“天師戒訓第三條:不得擊殺同門,但可擊殺邪修!”

“天師戒訓第四條:不得用天師之術作奸犯科。”

......

北鬥天師順著葉子星的話往下背誦天師戒訓,那些戒訓,早就深入骨髓,從成為天師的那一刻,就滾瓜爛熟了,成為靈魂之中的烙印,永遠也忘記不了。

“天師戒訓第五十四條:不得使用換取他人頭顱,不得奪舍他人肉身,不得提他人走陰陽!”

“天師戒訓於此,我等畢生銘記,如有違背,天誅地滅,人神共誅!”

北鬥天師背誦完了所有的天師訓誡,此刻,他已經淚流滿麵,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他都冇有背誦過天師訓誡了,這二十年來,他做的事情,都是有違天師訓誡的事情。

葉子星開口說道:“天師訓誡五十四條,犯下訓誡超過十次以上,那就不再是天師,而是邪修,同門可擊殺!”

“方寸山弟子道號究極葉子星以同門天師的身份問你,你是天師,還是邪修!”

葉子星用油燈瓶子對準北鬥天師的腦袋,但凡他說他是邪修,他將會毫不猶豫的擊殺他,收了他的靈魂,徹底碾碎,永世不得超生。

“我......”

“我......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