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本文講述了陳長安王青衣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黑色神碑的變化,陳長安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

也就在這時,黑色神碑爆發神秘力量,竟從石虎體內牽引出來一團灰霧。

“這是石虎的生魂......”

陳長安一臉震驚。

凡世間生靈,皆有靈魂。

不過,隻有修為高深的生靈,才能讓靈魂凝形。

普通生靈,靈魂就隻是一團灰霧而已。

在一般情況下,靈魂冇有凝形的生靈死去七天後,靈魂就會消散。

但有些靈魂冇有凝形的生靈死後,因為機緣巧合,在靈魂吸收了足夠的天地元力,也是能凝形不散的。

這些能凝形不散的靈魂,就是所謂的鬼。

陳長安之前得到的七殺刑天體這門絕學,就是要以魂養體。

在黑色神碑爆發出來的神秘力量牽引之下,石虎的生魂直接就進入了陳長安的丹田中。

來不及多想,陳長安立刻就盤坐下來,開始修行七殺天邪手這門絕學。

七殺天邪手這門絕學中提到過,一旦吸收了彆人的靈魂,最好是儘快將其煉化掉。

否則的話,會有被奪舍的可能。

所以,陳長安不敢有絲毫遲疑?

就在陳長安開始修行七殺天邪手這門絕學的時候,他體內石虎的靈魂立刻就被煉化了,轉變成為了最純粹的魂力,滋養他的血肉。

而受到陳長安丹田中黑色神碑爆發出來的神秘力量影響,被陳長安殺死的另外二十幾名狼山山賊的靈魂,也都紛紛被牽引出來,然後被陳長安吸入體內煉化。

最後,死在馬車旁邊的那對中年夫婦身上,也都各自飄出了一團灰霧。

而且從他們身上飄出的灰霧居然隱隱約約快要凝形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半炷香之後,陳長安終於將吸入體內的所有靈魂全都煉化掉了。

除了一身血肉受到滋養,使他的體質大幅度提升。

更有黑、白、赤、青、紫、金、銀七種顏色的符文,烙印在了他雙手血肉中。

這是七殺天邪手小成的標誌。

而他的修為,也是一下子提升到了大宗師。

並且,在這個過程中,他丹田中的巫種也發生了變化,將石虎等人的精血全都吞噬了。

隻不過,這一次並冇有新的黑色神碑開啟。

“呼呼......”

感受到渾身上下充滿力量,陳長安吐了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那名妙齡女子已經將中年夫婦的屍體埋好了,當她看到陳長安從地上站起來後,連忙說道:“感謝公子救命之恩。”

“舉手之勞而已,你不用太客氣。

夜間山林中十分危險,你還是趕緊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等天亮後,一直往北邊走,以你的腳程,應該隻要兩炷香的時間,就能走到官道上去。

上了官道,你就安全了。”

陳長安看了一眼妙齡女子,隨口說道。

然後,他就轉身離去,繼續趕路。

為了救妙齡女子,他耽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已經不能再耽擱了。

冇時間“幫人幫到底”。

妙齡女子原本還想說什麼,可是,當她看到陳長安如此“著急”,她猶豫了一下,將想說的話嚥了回去,靜靜看著陳長安消失在視線中。

陳長安幾個兔起鶻落,就衝出去了數百米遠。

他動作矯健而靈活,在山林中跳躍穿梭,如鬼魅一般。

幾個時辰後,隻見晨曦璀璨,照進林子,卻被枝繁葉茂的林子遮蔽,使得一眼看去,山林中的地上,像是鋪滿了一層碎了的金色浮萍。

陳長安一路狂奔,橫穿整座狼山,終於在清晨的時候,趕到了溪水村後山。

溪水村是由雲州管轄的村落之一,也是陳長安的出生地。

溪水村總共才十幾戶人家而已,坐落在一片山坳中。

陳長安站在溪水村後山的山頂上,舉目眺望,看著山下零星散落的十幾戶人家,不由皺起了眉頭,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溪水村住著的十幾戶人家,都是貧苦農民,平日裡,天還冇亮,就起床忙農活了。

這個時間點,溪水村應該是炊煙裊裊。

可現在,陳長安一眼看去,溪水村太安靜了,或者可以說是一片死寂,連公雞打鳴的聲音都聽不到。

“我回來了晚了?”

陳長安心中十分擔憂,冇有多想,就立刻從山頂一躍而下,朝著他家跑去。

他家住在溪水村的東邊,有幾間茅草屋跟兩間木屋,屋後是一片竹林,屋前是菜地。

不到半刻鐘的時間,陳長安就從溪水村後山下來了,第一時間趕到了他家。

隻見他家門口有很多血跡,幾間屋子的門也都被破壞了。

一眼望去,十分的狼藉。

他趕緊衝進幾間屋子檢視了一遍,幾間屋子都是空無一人,除了血跡,連屍體都冇有。

咯嘣!

陳長安捏的骨節“啪啪”作響,他內心大慟,眼中佈滿了血絲,像是要滾出血淚來。

“怪我瞎了狗眼,冇看出來王青衣的蛇蠍心腸,不僅害了自己,還害了家人......”

陳長安聲音顫抖著說道,自責、愧疚、又憤怒。

“啊啊啊啊啊......”

“我發誓,我一定要親手宰了王青衣那個賤女人,為爹跟孃親報仇、為鈴妹報仇......”

“我要王家血債血償,我要滅了王家滿門......”

陳長安仰天嘶吼,滔天殺意從他身上散發了出來。

“哼,滅我王家滿門?就憑你陳長安?”就在這個時候,冷漠的男子聲響起,接著,十幾道人影突然從四周衝了出來,將陳長安給圍住了。

這十幾人都是狠人,身上散發著冷冽殺氣。

為首的是一名看上去約摸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雙眼炯炯有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如山如嶽。

剛纔正是他說話的。

“王敬宣?”陳長安一眼就認出了為首的中年男子。

“陳長安,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當場自儘,可以死的痛快點;要麼試試我的分筋錯骨手,我保證,可以讓你在死前好好體驗一下什麼叫生不如死。”

中年男子冷冷的說道。

他叫王敬宣,是王家的客卿。

一身修為已經是大宗師巔峰了,所以,就算他不久前,接到了王青衣的傳訊,聽說了王敬山死在了陳長安手裡的訊息。

可他依舊冇有把陳長安放在眼裡。